月影吴光

【乐夏】夕颜


我即将死去,用人类的语言来说应该是“凋零”。我们的死亡被人称为凋零。

我,和一众兄弟姐妹依附在藤蔓上,爬上墙,得以窥见这宅子的全貌,在这荒芜已久的小宅子里生活。

已经深秋,习惯生活于温暖中的我们早已经该谢幕,同伴纷纷凋零,而我独撑到现在,但看样子,我也撑不了多久了。

生命在一点点流逝。

人把我们称作夕颜,月光之花。我们状似满月,花开五瓣,依附外物蜿蜒盘曲而长,卑微的,短命花。

夜已泰半。

忽然,虚掩着的残破门扉有光投进,半响后,被推开了。

那个人大概是个老头子——植物眼中的人长得都是差不多的,我花了好大力气才认出来。

他灰色长衫,加着同色小夹袄,裹着围巾,身形佝偻,满头白发,有...

【卡樱】幻境

part 1
佐助君离开的那天,我又一次在老师面前哭得声嘶力竭。
他离开时,在我身后轻声说。
对不起。
他的声音那么温柔,他是第一次对我那么温柔。
但我的泪却止不住地流。
他是在诀别,在对着曾今的第七班诀别。他的温柔,没有一份是给我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只能卑微地请求他留下。
但是......
“樱。”
耳朵开始因为痛哭缺氧而发出尖锐的噪鸣声,我大口喘息着,妄图用缺氧带来的麻痹感消退我的慌乱与害怕。
后颈吃痛,他冰冷的皮肤贴在我的后颈,没有一点犹豫,力度也把握得恰到好处,没有一点温柔的意味。
意识的最后一刻,是他孤寂的背影,他的背影染上了不符合年龄的抑郁。
忽然发现,我从来都没有了解过这个人。
我以为对他而言,我至少...

【伏黛】段子搬运


1.老男人和卖花的小女孩

高大的男人被小女孩拽住了。
风呼呼地穿过小巷,混杂着古怪的气息。小女孩脸色苍白,大眼睛配上瘦小的脸显得格外楚楚动人,肥美的麻花辫漆黑如墨,眉眼已经能窥见些许风情,抛开孩子有些脏兮兮的小脸,被冻到皲裂的嘴唇来看,是个十足的美人坯子。
小女孩穿的十分单薄,挎着比她还要大一倍的篮子已经十分艰难,但她却还是不依不饶。
“先生,买一束花,好不好?”
可惜黑魔王从来不懂得什么是怜香惜玉。男人,女人,在他眼中都是一样的——不过是卑贱的麻瓜罢了,又有什么区别呢。
“走开。”黑斗篷下的魔王的忍耐已经快到极限了。
“你真的不买花吗?”她依旧抓着他的袍角不放,如同抓住救命稻草般。“您喜欢什么花?紫罗...

【水香】迟钝

人的情感大概是最复杂的东西,使人失去理智,变得忧心忡忡,患得患失。
我以为我只不过是因为看不惯他所以才和他争锋相对,我以为这一切只是无聊时候的消遣的游戏罢了。
我却从没有去思考过自己内心深处的东西,支配着我,使我变成另一个自己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三男一女无异是奇怪的组合,佐助君和重吾都是寡言少语的人,只有那个河童,唧唧歪歪的,简直比最八卦罗嗦的老太婆还要讨厌十倍。
还是会寂寞的吧,所以有的时候,他反而成了我身边唯一一个可以排解寂寞的对象。
佐助君和重吾心里装着的东西足够把他们所有的孤独都给挤掉,语言不过只是思想交流的工具,除却这些,语言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思想没有任何共鸣的人,说再多的语言都是百搭。
这...

【粮食向】巾帼良玉游戏

这个游戏去年做的游戏……很普通,甚至还有点粗糙。

但是得到了苏缠绵大大授权而制作的关于秦良玉的游戏,是得到了我最喜欢的作者认同的游戏,想来想去,还是放上来了。筹备很久,但是因为一些问题所以没有在橙光上过审……只好放测试连接,也不知道能不能玩,算是一个粮食的堆积。

缠绵大大的这篇文发表于飞魔幻上,那是是2010年,时隔7年居然能得到作者本人的认可并且能将其制作成游戏,我的心情是very excited的,看着原本单薄的形象变成鲜活的立绘,看着剧情走向在自己的制作下走向注定的结局,这种成就感是旁人难以体会的。

大大写的秦良玉侧重于良玉与马千乘的感情纠葛,为了尊重原著,只是改变了些许情节,整体...

【伏黛】一些段子


1.
——两个人原本是一条心的,但都多生了枝叶 ,反弄成两个心了。

“出家人是不打诳语的,你这是打算食言么?”她试探地望着这突兀闯入,却早已熟知已久的异国男子,只觉身处梦中。
神亘处的香断了,变成洁白的灰,随风消融在破败的贡台处。荒寂的野寺竟有荧荧磷火。
这时候在她面前漂浮着的荧光字母慢慢扭曲,如同那随风消散的灰般四散开来,复又聚集,逐渐转化为她所熟知的文字。于是,这两种光芒在她虹膜处所呈现的影像更加凄迷了。

我可不是什么出家人。

她绞紧丝帕,眼中竟有了盈盈泪光:“你可不是出家人么?从化外来,归化外去,人间繁华终是留不住你。”
这一次文字显示的很慢,很慢,像是在做一个极其艰难的决定,显示出的文字...

【伏哈】一些段子

旧段子搬运。
我恨我的手贱。
我发誓下次再也不随便删文了,都没有备份删掉好可惜T^T。

1.禁果
他咬住嘴唇,想阻止因快感而溢出的呻吟,但这一切只是徒劳,反倒成了鼓励施暴者的无声邀请。
伏地魔——倒不如说是里德尔,在日记本中看到的年轻英俊的黑魔王,偏偏乘着他无力反抗的时候更加变本加厉,游刃有余。
“Tom……”
回应他的,是更加令人难以忍受的沉默和更加粗暴的回应。
这一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哈利余光瞥到散落一旁的无名果子,在火堆旁无声闪耀着柔和的光泽。
这一切大概是由于这种不知名的果子引起的。
他还记得他吃下果子后身体引起了极度强烈的欲望,在挣扎中不慎落水,然后……
落入水时那人破开水的矫健而颀长的躯体,竟该死的...

【感想】读47天改造有感

看完47天改造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这是一个关于反抗命运的故事。这让我想起古希腊神话中弑父娶母的俄狄浦斯,他试图摆脱命运,最后却在不知不觉间被命运操控,只能盲目沿着命运设定的轨迹前行。伏地魔和哈利也如同俄狄浦斯一般,自以为能操纵命运,到头来才发现自己被命运狠狠地戏弄。
毁灭世界的魔王爱上了自己的宿敌。
命盘给人以希冀,却又在希冀后将其粉碎,将人的命运玩弄在股掌之间。它设下一盘巨大的棋局,将所有人的命运剧本早早设定,然后看着台上的人按照他所设定的剧情演着他所想看到的剧本。哈利想要用爱感化伏地魔,却亲自将他推向了相同的道路,伏地魔想要消灭自身的弱点,但却被弱点彻底击败。
这样消极的宿命论实在是太过于悲哀。...

【斐林】人物相关补充


原著交代比较少,只能靠脑补23333不过官方的糖还真好吃啊2333
文科狗看这种硬科幻还真吃力啊,各种做笔记23333
大多数是自己的断章取义,欢迎指正。

1.林格与斐兹罗
⑴斐兹罗
①关于斐兹罗身份:
美国将军,地球防御理事会(PDC)高级协调员,哈勃二号空间望远镜军方代表

②关于斐兹罗的外貌:
身材高大的男人(还能再简洁点吗?摔)

③斐兹罗的职责
构建地球防御系统,忽悠群众,协调哈勃二号空间望远镜负责人与军方的关系,监视观测三体舰队,顺便撩林格博士(划掉)。

④对斐兹罗的分析
貌似脾气不太不好,性格急躁,喜欢抽烟……原著细节太少只能自己yy……个人感觉斐兹罗应该是三四十岁的老男人?直觉很准,果敢,...

【随笔】感想

三体里最喜欢叶文洁,是因为她的故事发生在文革时代。
开始看到文革的时候我结结实实地愣了,没想到这个逐渐被忘却时代居然又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文学作品里,不知道为什么,对那个时代一直有种朦胧的……敬畏感。大刘笔下的文革不像李碧华《霸王别姬》那样悲怆血腥,竭嘶底里,而是理智地剖析人性,将人恶的一面展现给世人。
环境改变人性,人性改变环境。
叶文洁就是被历史的车轮碾压的无辜人,黑五类,臭老九,反动学术权威的女儿……科学在万马齐喑的时代凋零,真理的光辉在黑暗中被淹没。这时的她仅仅是一个普通的人,身处时代中随波逐流。之后遇到白沐霖似乎是一个转折点,通过白沐霖她接触到了《寂静的春天》,于是通过一个不同的视角,她发现...

【随笔】关于三体世界中的文革的一点感想

作为一个物理从来没有及格过的人来说,看懂《三体》中相关物理学的概念是极其困难的,所以三体中关于物理等偏向理科性质的描写几乎是跳着看的……(憋打我)
发现三体完全就是一个偶然,当时在书店随手一翻看到秦始皇墨子等字眼还以为是关于历史……于是觉得很有意思就开始看……
第一遍看的时候完全看不懂,只是捡着关于文革部分的内容看,却完全被大刘的文笔惊艳。
因为是文科生,对刘大评价历史部分印象较深。(只看到第二部还没看到第三部)
他笔下的三体世界,是个宏大而又充满了哲学性的世界,而这个故事,是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的。
一直都对文革时期的历史很感兴趣。那是一个万马齐喑的年代,是极其疯狂的年代,就算是作为后生的我们依旧能感...

【感想】巾帼不朽,良玉永存

      话说为什么会喜欢太保呢……

      最初知道秦良玉这个人是因为一篇古风杂志上关于秦良玉的文,叫《巾帼良玉》(飞魔幻2011年10B上发表过),那时候对这个人物了解的还是不多,对整个故事的背景一无所知,当时看的时候,感触最深的,是马千乘对秦良玉的痴情,以及对马千乘死的惋惜,对她的认知仅仅停留在马千乘夫人的层面上。

     这篇故事的最后是be,马千乘死去时对秦良玉说的那句话,此生无憾,一直在我脑内盘桓着。于是在想,如果秦良玉早些把自己的...

【练习】手

练习文笔系列,不打tag。

——————————————————————————

她是我所见过最可爱的人。乖巧,伶俐,懂事,令所有的异性为她着迷。

她有一双漂亮的手。

她的手很软,指甲盖上涂着透明的指甲油,光亮美丽。

她十指纤细,曾经在校庆上弹奏肖邦,跳跃起伏,扰动人心。

她的手牵起我的,带我逃离嘲笑和谩骂。

她的手覆上我的脸庞,替我擦去眼泪。

她的手钻进我的衣襟,撩拨着我原始的情欲。

她是我的天使,带我逃离困境,使我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快乐。

可是……

她的手轻柔抚摸着我的头发,却忽然将我的头按在水盆中。

她将我麻醉,将我囚禁于昏暗的天地,打断我的手脚,夺取我的自由。...

© 月影吴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