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吴光取消

【段子】逢君左右


中华小子衍生同人,太子×唐小龙,女装太子好戳萌点!

——————————————————————————————

读书识字,一则为知晓义理,二则为忠君报国。

幼时的他还不知晓这到底有什么含义,只是知道,读破万卷书的他是与那个总是心情急躁的女孩子和那个几乎不识字的小子是不同的,他与他们的交集,也不过只是萍水相逢,等到打败黑狐王之后,他仍旧是心怀文学梦,风光霁月的大家公子。

但他却不知道,人生本就充满着种种变数,总是在不知不觉间背离了原本的轨迹,走向与曾经截然不同的道路。

譬如,如今的他选择的,是投笔从戎,而非读书致仕。

月色如霜,荒庭寂寂。

月下两道身影缠斗正酣,剑影如电,划破虚空。

书生模样的少年格开对手的进攻,暗自凝神,稍作喘息后复又提剑攻去,白衣翻卷,自有一番风流,剑影将他的鬓角映得青白,镜框下的凤眼中,风云翻涌。

对面的少年虎皮系腰,马蹄袖裹住结实的臂膀,杏眼圆睁,舞的一手好棍法,虎虎生风,恰如雷霆之怒。

风吹过荒庭,两人保持着对峙的姿态相互凝视着,不动神色寻找着对手的破绽——已经相斗数百回合,两人的体力几近极限,再次短兵相接,将是两人战斗的终结。
“来!小龙!一决胜负吧!”少年低吼一声,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再次进攻,棍棒化为幻影,几乎看不清其变化。

小龙咬牙,提剑相迎。

刀剑相扣,溅出火花,同样年轻气盛的少年用尽全力与对手相抗衡,想要打到对方,维护自己的尊严,但那白衣少年与魁梧少年相比还是太过文弱了些,竟渐渐处于下风。

魁梧少年歪着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这次你可输定了。”

白衣少年也咬牙:“未必。”

他忽然格开对方的棍棒,攻击其下盘,对方一个趔踤,竟险些摔倒。

“是我输了。”小虎的表情颇为不爽,小龙这一招委实不太厚道,但他向来是一个是非分明的人,输了便是输了,从不去抱怨什么。

小龙颇为得意地扬眉,虽然随着年岁的增长,他的性格已经变得沉稳内敛,但在骨子里仍旧保留着少年时的自负,在那一刻,小虎感觉他又变成了当年那个自恋而臭屁的富家子弟。

但很快,他的笑容就僵住了。

在门口,玄衣玄冠的少年天子半倚着门,含着笑意:“朕的状元竟有这般的身手。”

原本脸色不太好看的禁军统领看着小龙脸色变得很丑,不禁心头大快, 拍了拍灰站了起来,脸上泛起暧昧的笑意:“陛下,微臣告退。”

他临走时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满满都是幸灾乐祸。那一瞬间,小龙很想将那个愣小子的头拧下来当球踢。

“微臣也……”

他低下头,只觉下巴被人捏住,抬头,对上天子笑意盈盈的面容:“爱卿是在躲朕么?”

天子的面容有些柔美,若非那双英气的眸子冲淡了女子般的柔媚,便与女子无二了。

——也和那些女子无异,甚至比那些女人还要难缠。

当然这话他可不敢在天子面前说出,尤其是在天子正一只手揽着他的腰,一只手在他唇畔抚摸的时候。

他感到有些头疼。

犹记得当年开封护驾时对方女装扮相,温婉动人,端的是大家闺秀风度,恢复男儿身之后也是沉稳端庄,却不想在那看似柔弱温吞的外表下藏着的,却是一颗腹黑的心。

皇家的孩子果然个个都是不好对付的啊,要是当年乌岚真的捉住了他,被威胁的反而可能是黑狐王吧。

“在想什么?”

“微臣……”他剩余的话被对方以唇封住了,天子身上的气息柔和,却带有某种蛊惑,他喉结滚动,竟在一个吻下变得浑身瘫软。

天子的手愈发不老实,竟有变本加厉之势,饶是新科状元武艺高强,但在天子面前却如同没有缚鸡之力的孩提,只好扶住对方的肩膀,推开对方:“陛,陛下!”

见对方难得失态,天子心神一荡,却还是最大限度体贴了对方的不安。

“为何主动请缨与敌国交战?”天子将头埋在状元的颈间,低低呵气,但那人却岿然不动,眉宇间流露出些许阴郁。

“却又是为何?”

“黑狐王曾鱼肉乡里,无恶不作,我曾以为,黑狐王倒下后,便再也没有动乱纷争,但我还是错了,只要人心中的罪恶依旧存在,罪恶便不会停止。”

年轻的状元顿了顿,挥剑指向西方,剑身映出皎皎霜华。

“总得有人做出牺牲,臣愿身先士卒,做陛下与万民的万里长城。”

“若你留下,以你之才可做首辅,若这便是你的选择……”

天子按住他的肩膀。

“便去做吧,朕是你坚实的依靠,朕便是你最大的后山。”

天子凝视着年轻的状元,那人轮廓较幼时更为深邃,他的眼睛依旧是迷人的丹凤眼,但目光凛冽逼人,多年历练将他打磨成真正的国之大才,如今他的心里装了太多的东西,就像深潭般深不可测,饶是阅历广博,目光毒辣的他有时也看不穿他想做什么。

他的思想已经不像少年般透明,已经变成了曲折的迷宫。

“我……在下唐小龙,是随行侍卫,我想问问……咳,咳,没什么异常吧?”

“请相信这些美丽的花,一定会给你的旅途增色的。”
“不用害怕,姑娘,我会保护你的。”

那一次,黑狐王袭击了他们。

自大而臭屁的少年将他护在身后,他透过层层帷幕,看到了另一个从没有接触过的世界。火焰从来都是温顺盘踞在香炉中的,却不想当火蛇肆虐时竟如修罗地狱般,马车车辙被烤得焦煳,烟尘,刺鼻的气味困住了他们,那个只知道偷看他的愣小子此时竟出奇的镇定。

“我跟你说,青儿姑娘,在下的父亲是开封府尹,是他要我在这里学习的。不过我的志愿不在此,我还要参加科举考取状元呐。”

少年的笑容是如此骄傲,大步流星,用拙劣的方式试图引起他的仰慕,洋洋自得的样子却勾起了他为数不多的恶趣味。

“我不会忘记是你们少林寺的弟子救了我的命,尤其是一位要当状元的。”

“如今有你在朕身旁……朕便很满足了。”

end

评论(14)

热度(54)

© 月影吴光取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