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吴光取消

【段子】杜如晦相关


1.太宗吃瓜

传说鬼魂只要七日内不前往阴间就会魂飞魄散,永世不能投胎,但自从我死后,日子倒发过得更滋润了些,因为有人供着养着我,就算是在人间吃白食也能活得很滋润。

也不知道是到了那一年,供奉我的香火忽然变少了——香火分两种,一种是供奉在凌烟阁里的,而一种是来自家里的。来自家里的一般比凌烟阁的还要真挚,尝起来味道也更好。不知怎么地,我尝到的来自家里的供奉日渐稀少,直到后来只能吃凌烟阁里干巴巴的香灰。

我决定亲自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在凌烟阁吃到的香火最多,所以我是在那里苏醒的,周围全是巨大的壁画,壁画上绘制着我所熟悉的同僚们的模样,有些还是少年,有些却已经是垂垂老矣,我从壁画前穿过,有种穿越时间隧道的错觉,仿佛自己还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我在这虚构出来的时光走廊的尽头看到了我追随了一生的君主,他一个人坐在龙椅上,而宫殿空旷孤寂,冷得让人骨头都能结成冰。

初唐时的风发意气,如今只能是回忆。

那些将初唐的乌烟瘴气变成霞光的风流人物们,都如同天边的流星般逝去了。

大唐,如何了?

我不知道,在陛下眼睛里有痛苦,有孤独,但却也充满了信念与希望,这些希望,是正在逐渐强大的大唐所给予给他的。

只是陛下啊……

您从下朝坐到日暮,这冰冷的龙椅将您禁锢在这里,您的身影为何和逝去的高祖皇帝那么相似?

记得玄武门兵变后,得知消息的高祖皇帝也曾这样,从白天一直坐到黑夜。

“陛下该保重身子。”就算只是一抹魂,我仍是想尽自己的责任——虽然陛下听不到。

但陛下忽然像是受到惊吓一般站了起来,语气中全是欣喜和惊诧:“杜卿?可是你?可是你!”

我没有回答。

在几案上摆放的香瓜甜美的气味已经消散了,年老的陛下失魂落魄地啃着香瓜,忽然怆然泪下。

“遣人以所食之半奠于杜如晦的灵牌前,送御馔祭奠。”

在我最后离开的时候,我听到陛下这么说。

2.凌烟阁被毁

周围嘈杂声不绝。

悠然醒来,头痛欲裂,想要伸手揉揉太阳穴,却觉自身似被什么固定住了。

定睛细看,只见对面朱色宫墙上挂着几幅巨大的画卷,每副画上的人都是身着官袍,满脸苦大仇深,一旁还有金粉题字,但由于距离太远有些看不真切。

只觉得此处有些熟悉……

正对面画像上那个陌生的武将忽然冲我笑了一下,虽然那笑容是极其友善的笑容,但还是令我忍不住惊呼出声。

殿中空无一人,却嘈杂得紧。似听到有人在激烈地争论着什么,我的惊呼声很快就被淹没。

“哟,克明,你可算醒了。”魏征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声音不大,却让殿中的嘈杂声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紧接着,“莱国公好”,“杜大人好”等声音从这殿中的四面八方响起,空旷的大殿将这些声音放大,钻进我的耳朵,愈发令我头昏脑涨。

“克明这一睡,可是错过了不少好戏啊。”魏征的声音恹恹的,听起来没有什么精神。

我有太多的疑问想要问,蓦然觉得殿中的温度升高了许多,隐隐嗅到有焦灼的味道,远处,隐隐有急促的脚步,女子的啜泣,还有刀剑相碰的金属声。

“他们还是下手了。”对面的武将拧起眉。“大唐的气数……怕是到头了。”

“他们?”

“国公有所不知,叛军已入京,正在大肆烧杀抢掠,恐怕这凌烟阁也在劫难逃了,啧,真是可恨至极!”

大殿的温度越来越高,火光从微弱逐渐变强,松香融化的气息愈发浓,浓到焚尽椒兰也无法驱散。游走的火蛇肆无忌惮地吞噬着所有可燃的事物,千金难求的紫檀木就这么被烧为灰烬,巨大的画像被烟熏得面目全非。

对面武将的身体有一半被火蛇吞噬,他冲我抱拳,朗声道:“今日得与莱国公攀谈,子仪已无憾,先行一步了。”

“张九龄与诸位别过,先行一步。”

“秦琼与诸位别过。”

……

百余幅画就这么被灰飞烟灭。那些被人供奉的形象,曾经为这个王朝做出卓越贡献的人,就这么被这场大火轻易埋葬。

殿中告别声渐稀,屋梁因为这熊熊烈火而坍塌,使得柔和的月华得以照进这炼狱。

因我所处之地略微偏远,故暂时安全,但……也离死期不远了吧?没想到居然又要死一次……

评论(4)

热度(34)

© 月影吴光取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