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吴光

【诺铁】魂归 01 『平行世界AU』

病毒学家诺灵顿x幽灵威尔,平行时空设定,威尔没有被伊丽莎白所救而是被巴博萨发现。
剧情随心所欲(……),大概还会涉及有杰克x伊丽莎白等cp,慢热,慎。
——————————————————————————

序章

威尔也曾经设想过,如果当年没有被巴博萨所救,他的人生会是什么样。隐姓埋名度过一生,又或者是尸沉大海,葬身鱼腹。

很显然,他并没有受到命运的垂青。海盗发现他胸口的金币,将他带到这里,用他的血祭奠受诅咒的黄金棺。

就是那样,刀子往胸口一捅,这辈子就到头了。

他面对穷凶极恶的海盗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如同牲畜般被按在黄金棺上,他看着自己的鲜血顺着金币的轮廓滴落。月光下惨白的骷髅逐渐长出皮肉,肌肉逐渐恢复弹性。狂喜的欢呼声充满了整座山洞,珠宝被当做是石头般随意丢弃,昔日价值连城的珍宝在如今不过是如石头般平常的东西。

海盗们欢呼着,狂热地亲吻着彼此,将珠宝一箱箱往船上搬运。但他们却始终没有动黄金棺椁。

不知是谁手中的火把掉落,点燃了破旧腐朽的木箱子,威尔趴在棺椁上,看着火势渐渐蔓延,剧烈的火焰如同怪物般逐渐吞噬着一切。海盗们的脸就在火墙的对面,那些布满疤痕的脸上此刻竟有些肃穆。

火焰烤灼着他,烟尘剥夺了他呼吸的权利。

“海盗不会留多余的人。”巴博萨的声音从远处遥遥传来,苍老的声音悲悯地低语着,渐渐远去了。

他握紧了手中的金币,那时父亲留给他的信物,却不想是一切不幸的开始。他留在记忆中最后的一幕,是由鲜血构成的暗纹散发出鬼魅的光芒,幽幽流淌着暧昧的光泽。

世界逐渐变成肃穆的白色,他只觉得自己就像刚出生的孩童,全身都如同泡在温水中般,慢慢的,他灵魂被巨大的力量所吸引着,逐渐从身体剥离。

火焰烤灼着山洞,熏黑了洞壁,泥土散发着古怪的香味。

忽然轰的一声,洞口上方的岩石坍塌了,堵住了洞口,封存了威尔的尸体,也封存了海盗们丑恶的罪行。

01

詹姆斯.诺灵顿从窗口眺望着远方的岛屿。

岛屿静静躺在海中,如同女人不经意间露出的耳廓,只能窥见些许,剩下的部分全埋藏在海下。

他所负责的项目就在这座岛上。

诺灵顿是最年轻的病毒学教授,受M国上校所邀前来调查取样。

就在不久前,当地居民在开矿时无意凿开了古代塌陷的洞穴,他们怀着好奇心里钻进洞,在洞穴中发现大量雕刻精美的金币。

发现金币的居民们第一时间便将金币私吞,并且没有告诉任何人。但就在这些居民私吞金币后不久,就发生了极其可怕的事——只要他们站在月光下,就会变成骷髅,他们不伤不死,就像是灾难片中所描述的僵尸。

虽然目前为止这些人还能保持自己的理智,但为了防止失态进一步失控,军方派人封锁了岛屿,并且强行扣留出现异状的人。

这就是他目前所了解的,剩下的,他一无所知。

但对他而言倒不一定是坏事。

女服务生推着餐桌进来了,她带着甜美的微笑询问:“诺灵顿先生,您需要什么吗?”

“一杯香槟,谢谢。”

女服务生只是和他对视了片刻,就立即匆忙地移开目光,脸上慢慢泛起了红晕。

不得不说,诺灵顿拥有一副相当英俊的外表,加上冷峻疏离的气质,看起来就像未出鞘的剑般锐利,让人望而生怯。

他的微笑是恰到好处的疏离,却也不会给人拒人于千里外的感觉,带着英国绅士该有的优雅,谈吐之间流露的教养教人迷恋不已,如此优质的男人无疑是受女人欢迎的。

女服员临走时又悄悄瞄了他一眼,却发现对方正在打电话,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和方才对陌生人的微笑不同,他的表情温柔,连眼梢都是温软的。这让女服务生不由得心生妒忌,同时也不由得好奇起来:电话对面的人是谁,竟然能让这个冷漠的男人露出如此温柔的笑容。

伊丽莎白充满元气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就算隔着电波,他依旧能感受到对方的喜悦:“詹姆斯,今天我到特图加了!你呢?一切还好吗?”

詹姆斯抿了一口香槟:“我还好,伊莎,一切还算顺利吧?”

“还不错!詹姆斯,这里的酒不错,等我回来我会带写给你的。”

“好的,谢谢你,我很期待的礼物,莉莎。”

詹姆斯可不会告诉她,他所在的地方与他仅隔数公里,不过他并没有告诉伊莎他这次任务的目的地,为的只是能给她一个惊喜。

他回去找他的,在项目结束之后。

他默默脑补了下伊丽莎白惊奇的样子,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些。

“詹姆斯博士,打扰了,我可以进来吗?”门外传来温和的男声。

“当然,请进。”

进来的男人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声音是温文尔雅的:“上校请您过去一趟,他想向您请教些事。”

斐兹罗上校是一位身材高大的男性,诺灵顿进去的时候,对方正在靠在墙上抽烟。他所在的船舱简洁而干净,带着军人式的肃穆,凝重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对方短暂而沉稳地冲他点了点头:“请坐,诺灵顿博士。”

“谢谢您,上校。”

“您也知道我们邀请您的目的,那我也不再绕弯子了。”年轻的上校在他对面坐下,从他端正的坐姿就能看出他的训练有素。“我们希望您能为阿兹特克金币调查取样。”

虽然有所准备,但詹姆斯听到这名字的时候小小地吃惊了一下。

阿兹特克金币是阿兹特克人为免受屠杀,用来贿赂西班牙殖民者赫尔南多·科斯特的礼物。科斯特收了礼物却违背诺言,贪得无厌地破坏阿兹特克文明,于是金币受到了诅咒,任何取走金币的人,都将受到永世的惩罚。

传说这种硬币已经失传。

听说碰到金币的人就会受到诅咒。

斐兹罗上校从文件袋里抽出资料递给他,第一页是几张照片的拓印,他认出上面其中一个是他曾经的同事。而第二张则是面目狰狞的骷髅,他们的眼珠依旧镶嵌在眼窝里,只是脸上的肌肉已经完全腐朽,白森森的牙齿在月光下显得格外可怖。

詹姆斯沉默了,他虽说是阅历尚浅,但这些年来游历四海,也算见识广博,他从未见过这般诡异的情况。

“这些人在自己变成骷髅后试图自杀,但都没成功。”斐兹罗上校指着其中一个骷髅说。“这个,从山崖上跳下,摔断了一条手臂,现在那条手臂不受他的控制在岛上肆意游荡,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才抓到它,还把一个士兵吓出了心脏病……这世界真是疯狂。”

他把资料翻到了第三张,第三张纸上只有一张照片,画质有些模糊,拍摄得极为仓促。画面正中是巨大的黄金棺,镂刻着复杂的花纹,在昏暗的光线下多了几分鬼魅的气息。

“但是那些专家们却偏不信邪,固执地认为这是某种病毒所导致的。他们推测,可能是金币上附着有古代病菌,因为山洞被封存,所以病菌才一直存活下来。”

斐兹罗上校慢慢吐出烟圈,空气中尼古丁的味道极其刺鼻,让嗅觉灵敏的他很是不适:“您怎么看?”

“如果真的是病毒的话,其传播目标具有广泛性,按道理来说只要接触过病原体的人都会通过二级传递传染给他人。但只有接触过金币的人会异化,和变异者接触的人却没有任何异常,说明这种物质只对一级接触者有作用,所以这并不是病毒。”

“那您觉得会是什么呢?”

“我也不太清楚……”詹姆斯摇了摇头。“但我肯定不是诅咒,那只不过是一种迷信的说法。”

“博士,那不一定。有些超自然的东西可不一定能用科学解释得清,毕竟科学也不是万能的上帝。”

他对上校的说法嗤之以鼻。

忽然他的目光被停顿在棺椁旁趴着的骷髅吸引了。它骨架纤细,下肢无助地跪着,下颚搁在棺椁的边缘,如同引颈待宰的羔羊。

斐兹罗将军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那具可怜的骷髅,轻声说:“这是他们同时在棺椁旁发现的,他们都叫他黄金棺的守护者。”

与其说是守护者,倒更像是殉葬者。他在心里默默补充一句。

“对了,顺便提醒你一下,博士,这里的人都很迷信,不要妄图和他们谈论科学,否则他们会撕碎你的。”斐兹罗友好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温和地说。“差不多该准备上岸了。”

船身短暂地摇晃了一下,随即恢复了平静。

他踏上了这片全然陌生的土地。

詹姆斯望着渐渐远去的轮船,船身撞碎浪花,在水手的号子声中渐渐远去了,只留下雪白的航迹和鼓起的帆影。

而在渡口等待他的,是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都涂着烟熏般的妆容。

“詹姆斯博士,我们已在此等候多时。”

tbc

评论(6)

热度(15)

© 月影吴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