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吴光

【贞素】星火

阿爹跟着别人去抬棺材了,所以小依依只能跟着阿妈。

松毛在门前一熏,跨过火盆熏走了晦气,就可以进死人的家里了,油亮亮的松毛哔啵哔啵地响着,慢慢散发出一股清香。

阿妈的手很大很暖和,但是阿妈的表情却是极其难过的。阿妈很少难过,就算是被北边的那些人抢走了衣服,烧了房子,阿妈也没有像这样难过过。阿妈一直向上弯着的嘴角如今也崩得紧紧的。

“阿妈,阿妈,你怎么了?”阿妈的眼角是红的,眼睛眨啊眨啊的,在眼眶里滚动着的东西就顺着阿妈眨眼睛的动作滚出来了,亮晶晶的,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好看。

小伊伊于是就想,说不定天上的星星就是人的眼泪变的呢?人要哭上多少次才能变出那么多的星星呢?

她想起就在昨晚上仰望着的苍穹,上面刻满了星星的影子,真正的星星啊,月亮啊,都泡在湖水里洗澡。这是阿妈告诉她的。

村子里也有星星,不过是红色的,她家里也有星星,就在油灯上一闪一闪的,稍微靠近一些就会感觉暖呼呼的,如果把星星放在柴火上,纸上,星星就会连成一片,非常好看。

红彤彤的,暖呼呼的。

一般阿妈带她看星星的时候,村子里的星星都钻进被子里睡大觉了,只有像小伊伊这样精力旺盛的女娃娃才会和阿妈爬上屋顶看星星。

昨天晚上的星星有些特别,有一颗白色的星星拖着长长的大尾巴从山的那边划过了,然后整个村子的星星就跟着亮起来了。起初先是零星几点,慢慢就连成一片,亮如白昼。

后来那些星星又汇聚成一条长龙,浩浩荡荡地排到了东边最大的那间房子。

阿爹也跟着出去了,他又从柜子里找出那件奇怪的衣服穿上了,阿爹一向是个温温和和的教书先生,但是此刻他的表情是极其悲伤的。

阿爹说了一句小伊伊听不懂的话,他说,秦将军仙去后,这石柱可就如同失了顶梁柱般再难撑起了。

阿妈也附和着说了一句,边说还边流泪。怎么好好的,就去了呢?

秦将军,小伊伊是知道的,她是个很好看很好看的将军,有一匹很大很大的马,看起来可威风了。

秦将军还分过糖给她吃呢!听说是从外面带来的,不像这里用土法制出来的糖,有些酸,还很硬。那糖啊咬一口就化,她分得了四块,每一块都是小心翼翼地含在嘴里,就连阿爹叫吃饭了也不愿吐出来,就这样含在嘴里回味着,回味着,直到现在口腔里仍旧残留着糖果的清香。

那么好的秦将军,是去哪了呢?

秦将军的家很大很大,有很多很多包在铁皮里的人,腿梆子全都换成了黑色的。奇怪的是,那些人总是板着脸凶巴巴的,但是现在那种让小伊伊害怕的东西不见了。他们虽然是在笑着的,但是感觉那笑容是挤出来的,他们给了小伊伊这样一种感觉:他们的外壳虽然还是军人的样子,但是支撑着他们的某种东西随着秦将军的离开也一并被带走了。现在的他们啊,就是一戳就碎的鸡蛋壳。

插在大院子里的香是明明应该烧的是檀香,这是阿爹说的,肯定是当家的死抠死抠的,竟用劣质的香替了本该的檀香,味道甚是呛人。

“就没有好一点的香么?熏到了将军怎么办?”阿妈忍不住嘟哝着。

阿妈旁边的人忍不住落泪:“东凑西凑,跑了十里八乡,大旱了这么久,再加上外面不太平,也只有这个了,只能委屈秦将军了。”

阿妈也忍不住跟着掉眼泪,那三支拇指粗的香扑棱扑棱地往下掉灰,就像是谁的眼泪似的。

阿妈牵着小依依的手,把她领到了灵堂前,巨大的奠字黑漆漆的,躺在一圈白花花里,毛绒绒的花边衬着,显得那狂草格外飘逸。

“那是我阿爹写的。”小依依有些得意的说,却被阿妈低声训斥了一通。

小依依有些委屈,明明阿爹的字很是好看啊,阿妈在家里的时候也一直夸阿爹写得一手好字,为什么要训斥她呢?

花花绿绿的彩钱,白的,黄的,红的,都在门口烧了些,猪头就摆在案板上,米饭上被撒了用纸无非只是一些无趣的事物罢了 ,但偏生爹爹和阿哥最爱这些,那些阿郎们染着黑漆漆的牙齿,甚是可怖。

偏生还要学外头汉人唱戏,若是唱得好听也就罢了,捏着嗓子尖声尖气的,像是隔壁的老婆娘。

阿妈千万般嘱咐小依依,不要乱跑呀,惊了逝者的魂,可是大罪过。

小依依本来就是个胆大的,没有把阿妈的话当回事。看着小哥哥在桌子上摆了糌粑,悄悄拿起一个就吃,帮子塞的圆鼓鼓的。

越听越觉得那些声音恼人得很,男男女女的哭声,唢呐声,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吵得小伊伊头发疼,乘着阿妈不注意,她遛出了灵堂,看到了停在香烛上的蝴蝶。

那只蝴蝶全身是纯白的,但是在侧翼山却有着红点点,像是血迹一样不规则。小伊伊玩心大起,蹑手蹑脚想要去捉住蝴蝶,但是那蝴蝶就像是有灵性一样,还没等小伊伊靠近就远远地飞走了。

小伊伊嘴一撇,一跺脚,连忙跟着小蝴蝶,小蝴蝶飞呀飞呀,她就跑呀跑呀,穿过了厅堂,穿过了回廊,穿过了演习场。最后,小蝴蝶停在了一匹白马的鬃毛上,收拢了翅膀,安安静静地窝在马鬃里,翅膀微微颤动着,像是无意间被风吹来的小花。

然后纤细的手指捻住了蝴蝶的翅膀。

那双手很修长,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疤。

那双手的主人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姐姐。大眼睛,长头发,穿着一身红色的长裙,颜色浓烈如血,她笑起来很好看,有种英气勃勃的美。

好看的小姐姐的声音也是很好听的:“阿奇不喜欢带着粉的东西,我就把它送给你吧。”

那匹名叫阿奇的马很是配合地打了一个响鼻,逗得她咯咯直笑。

“这般眉眼……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阿爹可是尹秀才?”小姐姐走了过来,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颊,小姐姐身上有种好闻的味道,甜甜的,就像糖果一样,让小伊伊有些晕乎乎的,只是听着她的声音,她就已经醉倒在了她的笑容里了。

小伊伊很是自豪:“是!我阿爹就是尹秀才!我阿爹的字是最好看的。”

小姐姐笑了,那是她这一生见过最美的笑容,她不知道的是,这个人她将被他铭记一生。

她揉了揉她的头发,目光有着说不出的凄凉。

“怎么瘦了这么多?大家生活尚且都还算是艰难,又怎么能为我如此铺张浪费?”

小姐姐眼睛里的星星又亮了起来:“虽说我已经离世,但总能为大家做些什么。”

小伊伊听到了阿妈焦急的喊声,连忙跑了过去,但再次回头的时候,却发现那个好看的小姐姐已经不见了。

“你去哪了?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可是秦将军的马!”

小伊伊只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震颤了一下,她回头去看那马,马温情脉脉地看着她,她在马的眼睛里看到秦将军,秦将军又变成了她所熟悉的和蔼老人,虽然说不复年轻时,背也佝偻了,却依旧英姿飒爽。

她笑着冲她眨了眨眼睛,忽然化成一阵青烟消失了。

多年以后。

小伊伊长大了,嫁给了当地一个汉人,给当地的府上做杂工,赚些钱补贴家用。她还是会给自己的孩子讲那些虚无的故事,告诉她关于过去那位女将军的故事。

直到她饱尝人情冷暖之后才懂得,那位女性在乱世中独自挑起大梁所需要承受的苦楚。每当她在人生失意的时候总是会想起秦将军,就算时代再怎么灰暗,她的心里有一块地方永远都是明亮的。

仅仅只是如同萤火般微弱的希望,就足以汇聚成指引人生前进的星火。

end

评论

© 月影吴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