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吴光取消

【随笔】读三体Ι有感

三体是我目前为止看过最具有震撼力的科幻作品。

个人接触科幻作品的时间比较短,也仅仅只在《啄木鸟》杂志和《自然科学》杂志上看到过几篇而已。最早看过的长篇科幻小说是《大预言》,文笔十分细腻,别出心裁地将未来设定成一个只有带着氧气罩才能生存的时代,这篇文着重刻画的是仿生人狄克和偶像花拉的爱情,虽然也是一部极其优秀的科幻作品,但凝重感和现实感的刻画上远远比不过三体。

在三体三部曲中我格外偏爱第一部,因为故事背景发生在文化大革命时代,对这个时代有所反思。

对于这个国家而言这段时代是灰暗的,真理被愚昧取代,科学遭受践踏。大刘通过叶文洁一个人的不幸投射出整个时代的无奈,大学教授被初中生颐指气使,学术权威成为贬义的代表,为了自保夫妻不惜撕破脸皮。

可惜叶老的铮铮铁骨却还是抵不住时代的重压。他不愿屈服,时代便压断了他的脊梁。

最硬的骨头断了,其他文人的骨头也软了。

最让人心痛的是,当历史的洪流将过去覆盖在河床下的时候,所有的悲哀,冤屈也一并随着时间而被人忘却,被粉饰,英雄化为黄土一捧,历史变为墓碑,然后被遗忘在漫漫黄沙中。

历史就是忘却,可以抚平一个民族的伤痛。大刘却告诉我们,历史不该被忘却,它可以提醒我们,曾经失去人性,忘却自我的人,嘴脸是有多令人作呕。

这让我想起在历史长河里被各种粉饰变得面目全非的人物。鲁迅先生提倡写文去粉饰,存真意。我想对待历史人物的态度也理应如此,去掉外界主观加之其上的评价,去思考揣测人物,用多个角度看待人物而并非把其视作是扁平的平面。

再次引用一下我非常喜欢的一段话:

如果我们去考察一个民族世世代代活动组成的历史长河,就可以发现:虽然每代人都有自己明确的目的,但在千百年来的整体上却表现出这种盲目性,历史的规律就深藏在这种盲目性之中。唯有揭露盲目性发现历史的规律,才能感受到历史的乐趣。

大刘正是抓住了深藏与盲目性中的历史规律,并将其与瑰丽的想象结合,以人物为引,用三体文明的入侵来作为文明的催化剂,通过叶文洁与人性丑恶的斗争,三体人与生存地的斗争刻画出苍凉而壮丽的科幻史诗。

阿兹特克人曾经将入侵者视为神明,结果却被自己信奉的神明所毁灭。叶文洁将三体文明视作是人类文明的救星,却不知道对方只是冷酷的侵略者,他们的主旨是毁灭而并非拯救。

昔日的受害者成为了人类文明最大的罪人,夕阳落去,叶文洁老去,红岸的遗址被忘却,但人类的征程却没有丝毫停滞,依旧向着波诡云谲的命运驶去。

叶文洁这个人也在历史的长河里逐渐被忘却,留下的只是历史长河里无意泛起的涟漪。

可能多年后的人们提起叶文洁的时候,想到的形象大约也只是ETO的统帅,将人类逼近绝望的人吧。至于她真正是什么样子,她真正坚信的又是什么,大概也没有什么人去在意了。

评论

热度(11)

© 月影吴光取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