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吴光

【船铁】一个段子

在海上航行一切都得万分谨慎,因为在海洋上遇到的危险是陆地上的数百倍。

可惜如今的他们抢来的船又小又破,甚至连到达物资供给地——特图加都异常困难。

虽然对方自诩为经验丰富的海盗,但其神经质的行为看起来极其让人难以信服,他像是看穿了威尔的想法,竖起三根手指头:“估计还得一周才能到,如果不算上你的话,淡水是足够的,你得感谢我没有在物资极其匮乏的时候抛下你。”

说实话,威尔真的很想揍这个家伙,但如今他只是受他指挥的水手,不得不迁就于他。

威尔躺了下来,在甲板上,这样做是为了尽可能减少体力消耗,太阳是毒辣的,像鞭子一样狠狠抽在他的皮肤上。饥饿几乎要将他逼疯,但好在他已经习惯了胃抽痛的感觉,直到可以将饥饿忽略不计。

他闭起眼睛,奇怪的是,躺下的那一刻,周围喧嚣忽然隐去了,而原本微小的声音反而被放大了,他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

天空是灰蒙蒙的,这样阴沉的天气在海上成了常态,无端多了些许压抑。

而甲板下就是海,海风就是大海的呼吸,而我们就躺在海洋的胸膛中,如同芥子般渺小。

他听到了海风叹息的声音,浪涛拍打船身的声音,船桅吱呀吱呀的声音,以及杰克如同战鼓般沉稳缓慢的脚步声。

忽然脚步声戛然而止,他感觉杰克已经躺在了我身边。

直到现在为止,对他还是一无所知,只知道他叫杰克·斯派洛,是个海盗,除此之外我对他一无所知,或许是我太过无聊,又或者是长时间的沉默令人窒息,他开始主动与他攀谈。

他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或许是太过疲倦,威尔只觉得眼皮逐渐沉重起来。

他做了一个梦。

星空低垂,海潮犹如情人温柔的低语,他坐在救生船上,海洋平静如同镜面,倒映着满天星光,伊丽莎白温柔的手牵着他,指引他从走下船。

他们站在海面上,和在陆地上没有任何差别。鲸鱼在他脚下遨游,海鸥掠过海面。他们的倒影被完整复刻在海面上,就像拓片般。

伊丽莎白的脸颊红润,她将他拉近,他们的嘴唇仅仅相离咫尺,呼吸纠缠,空气也无端暧昧起来。

“威尔,吻我。”她嘴唇吐出的话语几乎令他的心脏停滞,像是被蛊惑般,他逾越了最后的底线,吻住她如同花瓣般娇艳的嘴唇……

她的嘴唇很干燥,甚至皲裂了,但仅仅是唇与唇的接触就足够让人眩晕,他环住她的肩膀,忍不住想要索取更多。

可是为什么他会有一种被胡茬戳住下巴的感觉?

为什么下一秒伊丽莎白却翻身将他按在了身下?

下巴吃痛,伊丽莎白的脸渐渐模糊,最后变成了……杰克的脸。

铁匠与海盗,渴望安定之人与渴望自由之人本该没有任何交集。

但或许是丘比特的箭失了准头射错了方向,又或是在航海时的寂寞太刻骨,所以才会用禁忌的姿态拥抱对方,四肢纠缠。

他眼中带着他所不能理解的欲望,莫名让威尔呼吸急促起来。

是的,一定是这样。

长达数月的航行,漫长刻骨的孤独被空旷的大海放大,多年的海盗生涯教会他如何去克服孤独,如何享用孤独,但如今——他是再也做不到了,孤独的滋味实在太过难熬,使人能溺毙在其中,使人能因此而发疯。

只是拥抱就能抚慰孤独吗?不能,拥抱只能缓解,但孤独早已深入骨髓,慢慢渗透到每一个毛孔中,如同失去理智,拥抱逐渐变成不可抑制。

所以他们嘴唇贴在了一起。

接触所产生的愉悦感比喝朗姆酒还令人目眩,就如同将酒融进了血液中,全身都是暖的。眩晕,狂喜,环绕住脖颈的手收紧,如同濒死之人抓住救命稻草般索取。

是的,只是为了缓解孤独,就只是这样。

而海盗的回应沉稳而温柔,就如同哄受惊的孩子,贯穿的感觉唤回了威尔早已麻木的痛觉神经,他抓住杰克的肩膀,如同落水者抓住救命稻草般绝望。

恍惚中,海盗低沉沙哑的声音穿过他的耳膜,吐出的话语令他几乎快休克。

他说,真想就这样和你在一起一辈子。

海盗最擅长的是欺骗和伪装,或许这句也只是一时心血来潮的甜言蜜语呢?

或许是,或许不是。

但他已经不敢再去尝试。

评论(4)

热度(18)

© 月影吴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