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斐林】段子

梗的灵感来自于刘慈欣的小说,断章取义,模仿刘慈欣文风失败的产物,ooc,慎。
再次鼓吹一下,大刘真是神啊!他写的小说怎么这么好看啊!
努力变成像大刘一样博学多才的人,向大刘学习(ง •_•)ง
刚开学事好多……只能短小了,还望诸君见谅。
————————————————————————————

1.蜘蛛

细细的蛛丝钩织成网,挂满了露珠,墓碑很小,被杂草覆盖了,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到,墓碑极其小,与其说是为了纪念,倒更像是为了刻意遗忘。

蜘蛛的腿顺着墓碑向上攀爬,或许是因为昨天下过雨的缘故,墓碑上布满了湿漉漉的水迹,它的网已经被雨水冲刷干净了。但蜘蛛依旧固执地,第101次在枯萎的花瓣与墓碑之间构筑网的框架。

但它辛勤劳作的成果很快就被别人破坏了,那是一双保养得很好的手,手指修长而干净。手的主人把被水冲的蔫巴巴的花拾了起来,它的网就被硬生生被扯开了,只剩下少数几缕慢悠悠在空气中晃悠着,像是几抹即将消逝的炊烟。

蜘蛛紧紧依附花萼上,它听到从远方,那些它所不能理解的词汇像是流水般通过空气传递而来。

“我还会再来的看你的,林格,只要我还有空,你知道,我快结婚了,但我发誓,我永远不会忘记你。”

它顺着花的躯干爬,凭着本能它爬到了另一枝新鲜的,还有着新鲜植物汁液味道的花枝上,那束新鲜的花被换到了原来的位置上,蜘蛛也开始了第102次结网。

它本身就只是简单的低级生物,它的神经系统无法储存太多的东西,它的一切行动只是受本能所支配,所以它再次,再次重复自一亿年前祖先就在做的事情,很快就忘却了那只奇怪的手。

时间就在日复一日的重复中流去了,蜘蛛的网总是断了又续,雨停了又下,但是坟前的花却再也没有人来换过了。

2.褐蚁
斐兹罗是在玫瑰花上发现它的,它就趴在花蕊的中间,病恹恹的,不像工蜂那般采集蜂蜜那般目的明确,就很是茫然的在赤红色的柔软的花瓣间四处碰壁。

“我不觉得着散发着劣质香气的花有什么值得特别关注的,尊敬的斐兹罗将军。”

”确实没有什么好关注的。”斐兹罗难得没有和林格争执,这让林格不禁对他所观察的对象产生了兴趣。

“这是什么?哦,蚂蚁?这类低等生物只要失去了信息素的指引,就会陷入紊乱。哦,对,就像你一样,斐兹罗将军,你最近就是这种状态。”对方傲慢地揪住了他的领带,低声调笑。“怎么,是因为欲求不满吗?”

“并不……”

他未说出口的话被对方用一个吻给封缄了。

3.蟑螂

人类与虫子的战争从未结束,在人类与虫子长达数百万年的对峙中,人类想尽办法想要歼灭虫类,但凡有人类所在的地方就有对付他们的武器,人类穷尽心力却无法将虫类赶紧杀绝。

林格用醉眼盯着酒瓶下的蟑螂看,蟑螂的触角断裂,棕褐色的躯体上有汁液溢出,灰褐色的断肢还粘在酒瓶的底座上,像牛毛一样纤细——真的很难以想象,这种生物是如何在地球上生存这么久的。

偏生又倔强的很,明明就只是一只仰人鼻息的虫子,令人厌恶的存在,却偏偏固执地生存着,没有目的,空洞而麻木,只是为了生存而活着。

就像如今在大低谷中苟延残喘的他们,如同无处躲藏的虫子般可怜。


end



评论(2)

热度(22)

© 大江东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