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李杜】偷得浮生半日闲

黑历史搬运……之前因为一些原因删掉了……段子,ooc,慎!

——————————————————————————————

杜甫发了一会愣,惊醒过来时才发现,宣纸上被晕开了一大片墨迹,这诗便这么毁了。


他懊恼地一拍脑袋。


那首诗,是李白写个他的。


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


那铺陈潦草的字迹已经被墨晕染得辨别不出,只有那句诗还可以辨认得出,这诗笔力丰腴,倒显得格外显眼。


他也会想他吗?


他苦笑着摇头,想将这张废掉的,污损的纸扔掉。踌躇半响,但却还是——下不去手。

这人,总是喜欢些一些让人误会的话。


思君若汶水。


他是谪仙,他是明月,他所有的愁绪,所有的思念都付给了酒水桃花。却还是依然没心没肺地写出这些诗句,令人他狂喜同时,内心却愈发失落。


他鲜衣怒马,执剑游天下,是不记得他的吧。


“你便是杜子美?”


还记得初见时,春光正好,那人眯着桃花眼甚是随意地睨了他一眼。
这一眼却使杜甫万劫不复。


那年,他与高适,李白一同游历山水。


街头酒肆,那人与高适喝得醉醺醺,惟他一人清醒。


那人忽然放声大笑,引得四周人侧目不已。


他有些尴尬,问他为何而笑。


“有美酒明月共醉,为何不开怀?”李白却反问他。


他软软地靠着墙倒了下去,他急忙去扶他。


他却扯住他的手臂。


杜甫站立不稳,一手撑着他的胸膛,重重倒在他的身上。


他挣扎着想要起来,他却翻身将他压倒与地。


他眯着似笑非笑的桃花眼,凑近他,单手撑在他对面,将他困于地与他的臂弯间。


光线被他遮住,投下阴影。


青丝纠缠,连同他的气息,欲将他牢牢锁住。


他被困在他阴影与酒香间,慌乱得不能自已。


这样的姿态实在是太过于暧昧,让他在羞涩的同时,更多的是陌生的悸动。
他真是醉得不清。杜甫这么想着,加重推开他的力道。


“我送你去休息——”


话音未落,接下来的话却被他的吻泯灭于唇齿间。


很轻的吻,如花瓣轻触水面般轻盈,却在他心头掀起了万丈波澜。
那人嘴唇凉薄。


那人将全身重量压在他身上,专心掠夺他的呼吸,他的心跳。


那人铺天盖地的气息使他就像饮了鸩毒一般深深沉沦。


“太白……”他试探着唤他。


他却没有反应。


他似乎是睡着了。


那个吻之后,李白便再也没有越矩,仿佛那个意外的吻只不过是梦。


但他的吻却搅乱了他的心。


他脸一红,暗笑自己竟然又想起这尴尬的过往。春光谢去。


窗棂寂静。


他望着那句诗,他的思绪却又悠悠飘回过往。


过往中,那人仙气飘飘,似是谪仙。
——END

评论(6)

热度(69)

© 大江东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