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诺铁】our story (上)

为了骗播放量和弹幕我也是拼了……

同名MV(戳这里)的衍生文,剧情和MV略有出入,希望大家能这个视频投个币给个弹幕啥的,给个支持给个鼓励,让我能有动力继续为爱发电下去(凑表脸

一般按照我的尿性,写了上估计就没后续了,谁规定写了上就一定得写下啊23333333

                其实就是为了骗硬币和收藏      

——————————————————————————————

01

船的桅杆直立,它的帆傲然挺立于冰川之中,穿过暗流涌动的海洋,冰碴子和海水混合着击打在了船身,撞碎的海水变成了一滩泡沫,很快就消融在了海水之中,海浪就这样一直周而往复,不知疲倦的击打着,重复着千万年不变的周期运动。

 

她就这样在时间的磨砺里,撞碎了冰山,抹平了山岳,永远,永远执拗的周而复始。

 

威尔的每一根头发上都结满了厚重的冰霜,就像是钻进羊毛堆里打过滚一样,就连脸上也因为严寒而被冻出了红疹,更要命的是,因为多日在海上缺乏淡水的缘故,他的嘴唇已经皲裂,他已经出现了严重的幻听,唯独从甲板下通过木板传来的浪涛声才能让他找到一丝身处现实的真实感。

素来有洁癖的准将此时也好不到哪去,因为长时间处在海上,他的身体渐渐有了和甲板上涂的沥青一样的味道。詹姆斯.诺灵顿就像中国的剑客一样抱着自己的剑,像是在防卫,又像是在警惕着什么。

“朗姆酒已经没有了。”威尔望着瓶子,瓶子里已经空空如也,就连在瓶底微薄的朗姆酒也在极低的温度下结成了琥珀状的凝脂。

看起来很好吃。

他现在饿得想要发疯。如果不是理智阻止他的话,他很有可能会把这个瓶子整个吞下去。

 “再这样下去我们将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威尔将目光投向了远处渐渐消失的地平线,随着船的移动,地平线也被冰山所遮挡,阳光折射在皑皑的冰雪上,散发出奇特的光雾,就在光雾的尽头,就是他曾经居住过的地方。

 

 那是所有故事的开始,所有故事的终结。

自从伊丽莎白选择和海盗在一起的时候,自从他做出选择劫法场对伊丽莎白告白后,一切都变得糟了。

与后世的人们知道的真相并不同,年轻美丽的贵族小姐选择的是从天而降的海盗,青梅竹马终究是敌不过天降奇缘。当伊丽莎白毅然决然牵住杰克的手并决定与之共度一生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伊丽莎白的勇敢最终得到了海盗的回应,海盗决定带女孩远走高飞,出于爱女心切的缘故,斯旺总督放走了伊丽莎白和杰克,并且自此之后对此闭口不谈。倒是诺灵顿准将,因为心里依旧存有对女孩的爱怜,所以故意放水任由他们远走高飞,然后把怨气全都撒在了他的身上,像是为了磨平劫法场时的耻辱似的一直抓着他的把柄不放,处处和他过不去。

天有不测风云,他们因为放跑了杰克.斯派洛而被连坐入狱,詹姆斯被剥夺了所有的一切,而威尔也险些被投入狱。而为了换取自由,他们和贝克特做了一个交易:拿到杰克的罗盘,然后换取自由。

而杰克为了曾经的朋友确实是愿意交出罗盘,但这也是有条件的:帮他摆脱戴维琼斯,多可怕的条件。

海盗不愧是海盗,用他们两个的灵魂换取了自由,从此再无音讯。

而两个人面临的将会是永无天日的服役,直到他们的脸也布满了珊瑚海星,腐蚀成烂泥,任由各种软体动物在他们被蛀空的身体里钻来钻去。

但在虫子把他们钻空之前,他们得想办法填饱肚子。

他们漠然相对,终于诺灵顿忍不住开口打破了沉默:”我们可以杀了戴维琼斯。“

”杀了他,就必须有一个人得代替他的位置,你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吗?“看着年轻准将举棋不定的样子,威尔忽然对这人生出了同病相怜的感觉,他轻声说。

”我们也可以像杰克一样,远远绕开海洋,在海洋里戴维.琼斯.可以恣意妄为,但只要我们上了陆地,他就对我们无可奈何。“

风呼啸着穿过桅杆,穿过甲板,就像刀子一样刮得他的脸生疼,把他的思绪放入了冰窖中。他在脑海中转过无数的念头,他们的航线因为昨晚的风暴已经偏离,他们已经进入了一条无法返航的航线,陆地是回不去了,淡水资源也不够用。最严重的是,船上已经有人因为极度的严寒而患上了热病,病魔就像挥之不去的影子一样一直笼罩着这艘船。

若是选择上岸,得折损一半以上的船员,但可以彻底避开戴维.琼斯,只要这辈子永远远离海洋,远远的,远远的离开海洋……

但对于一个天生就注定与海洋纠葛不清的人来说,这是难以忍受的。更何况,更何况他的父亲……

逃?不逃?

他亲眼看着海怪吞噬了整艘船,父亲给他的刀温度依旧,还在他的口袋里,无时不刻不在提醒着他的使命,内疚感无时不刻不在折磨着他的内心。父亲的心愿,是希望他不必重复着如同诅咒一样的宿命,不要成为海盗,海上的流浪者,被世界所唾弃的强盗,坏人。在他遇到杰克之前,他也一直对海盗深恶痛绝,直到现在他依旧对海盗有些膈应。

看看准将的眼睛,就像是在看这世界上最不堪的浊物一样,他的眼神让他感到窒息。

“离开这里,不惜一切代价。”

詹姆斯就像是从来都没有见过他复杂地看他,像是在审视,又像是质问,他目光灼灼,眼睛里就像有一团暗焰在燃烧,过了好一会他才慢慢的说:”如果这就是你的决定的话,我对你很失望,特纳先生。“

“但这才是上策,不是吗?我们没有任何的胜算,贸然行事只是去送死。”威尔把刀掏出来仔细地审视着,上面还有没擦干的水渍,就像是刀的眼泪。“我还不能死。”

在找到彻底击败戴维.琼斯的方法前,他还不能死。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对方已经举起剑对准他,剑锋闪着青白色的光,就像他本人一样冷酷尖锐。和从前一样,这个人对待不相干的人永远都不可能有温情可言。这点威尔早就熟知于心,但他相信现在诺灵顿不会对他怎么样,因为他们现在都是拴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现在如果遇上戴维.琼斯,我们必死无疑。

威尔的清澈的眼睛传达出这样的讯息。

诺灵顿也用目光与他交谈,威尔一瞬间就从他的眼睛里读懂了他所想说的话,或许是因为多日同甘共苦的缘故。在海上说话是最多余的动作,会浪费唾液,浪费精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威尔竟然和诺灵顿培养出了默契,他们甚至可以从对方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猜出对方的意图。可以这么说,他们彼此的心灵上是完全坦诚相见的。

我不愿做逃兵。

你有摆脱困境的办法吗?要么活着,要么死去。

我不会做徒劳之功,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不要白白送死。

风声凌冽,吹过他的衣袖,衣袖因为寒风的凌冽而瑟瑟发抖。

詹姆斯从路过的水手身上抽出了剑——这很不礼貌,但海盗们早就习以为常。詹姆斯就算是沦落至斯也依旧保留着绅士风度,这种优雅早就刻在了他的骨子里,让他看起来迷人而又危险。他捏着剑尖,将剑柄递给了威尔。

打倒我,或者被我打倒,否则你永远别想说服我。

威尔只顾盯着他的眼睛看,在对方的剑刺过来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要抵挡。但——已经晚了,对方的剑已经牢牢架在他的脖颈上,他的脖颈贴着寒冷的剑锋,冷意从脖颈一直穿到了他的脚跟,直到很多年后,威尔都还能回忆起被他的剑抵着的滋味。

”这不算!“威尔有些愠怒,但诺灵顿只是施施然地挑眉微笑。

“对不起,特纳先生,输了就是输了,现在一切都得听我的。”

水手们围了过来,有些不知所措。诺灵顿向水手们命令道:“绑好这个人,全速前进,现在这艘船听我指挥。”

人群骚动了起来,都转头看向威尔,威尔的声音虽然平静但是难掩愤怒,因为他感觉剑已经刺破了他的皮肤,他有理由相信,如果他不遵从他的愿望,他就会死在这里。

他差点忘了,眼前的人曾经也是军人,为了胜利不择手段的军人。

“都照他说的做。”

”抱歉,特纳先生。我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你会把我们都送进地狱的,詹姆斯。“

”我以我的荣誉起誓。“诺灵顿亲自绑紧了威尔身上的绳子,俯身在威尔耳畔轻声说。”永远不会。“

威尔还来不及咀嚼他话里的含义,忽然感觉眼前一片眩晕,后颈处就像被塞了一团雪,四肢百骸就像不属于他一样没有了知觉。

他只看到一团渐渐远去的模糊的影子,然后他的世界被涌上来黑色的潮水淹没,他像落难者一样艰难地挥舞着双手,想要驱散无边的黑暗,但一切都是徒劳。他最后还是耗尽了体力,任由自己被黑色的海潮吞噬。


02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所触及的是柔软的被褥。海上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不过只是睡在破网里,让自己的身体随着船身而摆动,摇来晃去。他已经习惯了海洋的起伏不定,但在这里一切都是钉死的,床身也是死的,就像棺材一样缄默。

随着意识的复苏,他首先感受到的是彻骨的疼,但似乎没有之前那么强烈,这让他感觉很不现实。

他把视线从四周柔软的棉布往上移,然后看到了斯旺总督的脸。斯旺总督看上去很是憔悴,已经完全没有了作为总督的威严,卸去了高高在上的总督头衔的他,现在只是一个心力交瘁的父亲。

很明显,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不知道诺灵顿是用了什么法子摆脱了险境,让他们回到了皇家港。

是的,他已经逃离了海洋,就像他所设想的那样。

但为什么他心里会如此失落?

诺灵顿是怎么做到的?让他们从戴维.琼斯手上逃脱?

最重要的是,他在哪?

他应该……没事吧?

威尔从来都没有如此挂念过一个人。

他有太多太多的问题想要问,但他只觉得脑子里乱成一片。

”你终于醒了。“

”是的,总督先生……“威尔惊奇地发现原本和蔼的总督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目光阴郁而空洞,察觉到威尔探究似的目光,斯旺总督只是木着脸,就像是一个活死人一样翕动着嘴唇。

”哦,你回来了。“

”是的,总督先生。"

"诺灵顿却没回来。“

“什么?诺……准将没回来?请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伊丽莎白也没有回来。”

“总督,请告诉我诺灵顿准将现在……”威尔有些着急,但总督依旧木着脸自言自语。

“伊丽莎白死了。”

“杰克害死了伊丽莎白。”

”那些靠着烧杀抢掠苟延残喘的寄生虫怎么还不去死?”

威尔沉默了。

风流成性的海盗又怎么会真的为了一个只认识了几个月的女人而改变?

他诱惑了她,巧舌如簧地为少女织造了一个美好的幻境。幻想的泡沫破碎,就只剩下丑陋的渣滓。少女的爱情就像脆弱美丽的玻璃杯,只能放在手上把玩,摔碎了,就只剩下满地廉价而扎人的碎片。

少女并没有在海洋上得到自由,要知道海洋本身也是一种约束,一种枷锁。在海上流浪的人本身就是海的囚徒。

她爱上了一个像海一样反复无常的男人,结局自然是不得善终。

就在这时,他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斯旺总督叫来了管家,在管家的耳边低声吩咐了几句。

”你的东西我让人放在了书桌上,对,就是桌角上的那堆,我已经吩咐管家准备食物,一会就送到。以及——“

威尔顺着总督总督的目光走到窗前,看到了漂浮在海上的浮尸,浮尸就像泡发的羊皮筏子一样随波逐流,即使是隔着相当的距离,威尔还是能闻到恶臭味,威尔感到一阵反胃,连忙把窗子都关上了。

“这些都是琼斯干的,他封死了皇家港,不让任何的船只出海,我希望你能解决好你所带来的麻烦。”

斯旺总督看着年轻人,他不过也和自己的女儿同龄,也是这个人,在法场上救了杰克,才导致了伊丽莎白的悲剧……。

年轻人看起来就像丢了什么似的,低头沉思着,因为长时间的饥饿他的身体变得十分单薄,而披在他身上的亚麻布衣服则显得十分宽大,他的眼窝陷得很深,眉头深锁。

斯旺总督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然后从门的另一边涌进来了一堆人,他们把全皇家港最好的食物摆上了桌,,葡萄酒,烤乳鸽,甚至还包括不合时令的水果,女仆贴心地为他系好了餐巾,为他斟满了酒,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他们温顺而恭谨地看着威尔,在布置好一切之后又无声无息地退下,这一切实在是太不真实,直到房门被轻轻合上时威尔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现在房间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古老的钟表空洞刻板的发条声在空旷的空间里回荡着,窗外的光暗了下去,他听到了隐约的雨声,淅淅沥沥的,让空气都变成湿漉漉的了。

但胃的抽痛感以及对食物的渴求让他来不及想其他,他贪婪地,可谓是粗鲁地把所有能一次性食用完的东西全塞进了嘴里,但还是杯水车薪,他恨不得自己就变成饕餮的蛇,一口就能吞下眼前的烤乳猪。

窗外乌云涌动,就算是关着窗子也能感受到强烈的风。窗户被震得轰隆直响,就在他狼吞虎咽时,一道惊雷从天空划过,把天空撕开了一道口子。他被天神之怒所震慑,从口腹之欲中清醒过来,当他转过头去看的时候,才发现躺在书桌上的旧外套。

那外套已经十分破旧,已经跟随了威尔很多年,早就成为了威尔身体的一部分,威尔对它已经相当熟悉了,但很快威尔就发现了异样。上衣的口袋明显鼓起一团,显然是塞着什么。

威尔把手探了进去,摸出了一团撕裂的布料。

从手感来判断用料是十分上乘的,切口甚至很整齐,就像是被小刀裁出的。

上面似乎还写着什么,但因为天色阴沉,威尔什么都看不见。他把布条拿到餐桌上摆放的白蜡前才看清楚字迹。

那显然是用鲜血临时写上去的,字迹十分潦草,威尔花了好大的功夫才辨别出来上面所书写的内容。

上面写着:

离开皇家港,永远不要回来。

白烛发出哔啵声,烛焰投下的影子张牙舞爪地狞笑着。

威尔再次把目光投向了海洋,在海湾的阴影里,鬼船破烂的风帆高高鼓起,而在船首的怪物对着他所在的方向露出森森的笑容。

一切都明了。

很显然,詹姆斯牺牲了自己,换来了他的自由。

他的话犹在耳畔。

我以我的荣誉起誓,永远不会。

他只觉得如鲠在喉。

自以为承担了所有的一切,像施舍似的给他自由,好让他对他感恩戴德?感慨准将的伟大英勇无私?

这人真是他见过最自私最残忍的人。

没有之一。

他的目光又投向了他的短衣,在他的短衣上,他看到了另外一些字迹。以及某件包裹在其中的东西。

03

骰子是用鲸鱼骨做的,而骰子上的点里很细心地刷上了用鱼骨熬成的骨胶。可以保存千年而不朽。

和陆地上的骰子不同,这里的骰子里的所有的点都是白色的,就像雕塑家们雕出来的空白的瞳孔一样。

威尔现在使用的就是这样的骰子。

为了不连累到皇家港的人,威尔还是决定直接与琼斯对峙。

琼斯狞笑着和威尔定下了一个赌局。

”如果我输了,我就放你们自由,如果你输了,诺灵顿就得在这里一直服役,直到永远,你也一样。“

威尔从来都没有接触过这东西,在他十余年的生活里,他一直都是自律的。就算成为海盗之后他也没有涉及赌博。

他曾经说过这辈子绝不沾染赌博,但命运好像格外喜欢和他作对,他所发过的誓都一一被时间推翻。

比如说,他这辈子都不会和海盗打交道,但他现在也算是一个海盗了。

比如说,他不赌博,现在为了救出詹姆斯,他破例了。

再比如说,他可以为伊丽莎白而去死。但现在不行,他现在才发现,他自己的命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他背负了债务,不得不想尽办法活下去,他有责任要负。

他必须解救父亲,以及……

詹姆斯.诺灵顿。

他的情敌,他的朋友,他的……

他的……

威尔甩掉多余的情绪,认真和眼前的人对峙。

他摇晃着器皿,骰子因为晃动而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平时赌博不过只是用两个骰子,即双骰子,但戴维.琼斯偏偏喜欢标新立异,一次性用了五个骰子,因此盖骰子的器皿比一般赌博的器皿还要大一些,晃起来也格外吃力。

而这种赌博两个以上人玩,每人五粒骰子。庄主首先随意说出3个数字(1-6其中的三个,此时任何人包括庄家也不能看自己骰盒里的骰子),然后大家同时掀开,如果有跟上述3个数字相同的骰子则要移开,再摇骰,到下一家作庄,如此类推,最先清空的则输。*(摘抄自度娘)

”六。“

章鱼的触手在骰子上留下了恶心的黏液,威尔强忍恶心掀开了赌桌上的骰子,骰子旋转着,然后稳稳地停了下来。

威尔的是:

四点,四点,两点,三点,六点。

而戴维琼斯的则是:

五点,三点,两点,四点,四点、

章鱼的触手将显示六点的骰子拿开,然后塞进了旁边一个人身鱼面人的眼睛里,骰子就被镶进了他的眼睛里,骰子的点就像真的眼睛一样慢慢睁开了,然后分成了明显的眼脸,睫毛,虹膜,最后从这一片虚无的苍白中生出了真正的眼睛,那六只眼睛忽闪忽闪,忽然像锁定了什么目标似的死死地盯着他看,最诡异的是,威尔居然还从这些眼睛里看出了仇恨和绝望。

”继续,五点。”

威尔的是:

六点,两点,一点,四点。

琼斯的则是:

四点,一点,五点,三点,六点。

于是那个鱼怪的另一只眼睛上也被镶嵌上了骰子,威尔有些怀疑这样他会不会看不见时,鱼怪的肚脐居然慢慢生出了眼睛,对着威尔眨巴眨巴的。

威尔的手心在冒汗。

“三点。”

三点,三点,三点,一点。

琼斯的是:

五点,两点,三点,六点。

“你在作弊!”

“你可不能没证据就污蔑别人,孩子。”

现在威尔只剩一个骰子。

“好吧,既然你不放心的话,就用我的,我们交换使用,这次就换你来喊吧。”

威尔狐疑地看了对方一眼。

“三点。”

这次他等着戴维.琼斯先掷。

三点,三点,一点。

”这你怎么解释?“

“……那就一局定胜负吧。“

现在他们就处在飞翔的荷兰人号上,四周都是琼斯的爪牙,威尔对面就坐着戴维.琼斯,让所有海盗闻风丧胆的怪物。

”这次让你定吧。“

”四点。“

因为只有一个骰子,骰子在特质的器皿里声音显得格外响亮。威尔甚至能够感觉到骰子撞到了那一边的壁上,他耳朵上的血液也随着这清脆的声音而冲了上来,他屏息凝神,害怕因为一个呼吸而导致犯下无可挽回的错误。

他和詹姆斯的命运就压在了这枚小小的骰子上。

四点。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老比尔按住了他的手。

”我也要参与。“

比尔就用他用过的骰子,缓慢而坚定地摇晃着。

四点。

”我和你对弈,威廉。按照游戏的规则,如果同时有两个输家,游戏将会再次进行,但我选择认输。”

“哦?比尔,你要知道,如果你输了,你就得在这里呆一辈子!”

“无所谓,反正我的愿望已经得到了满足。”他欣慰地看着威尔,老比尔的声音很轻,像是为了不惊扰到年轻的男孩。但就算比尔的声音放得很轻威尔还是听到了他说的话。”你还很年轻,让我来吧。“

tbc




小番外:

“谁他妈动了我的骰子?!!!!!!!”

“额,抱歉船长……一时手痒……”

"什么都别说了,直接把他扔下去喂鱼!“

“船长,现在的我们都是不死人,喂鱼也死不了啊。“

“……”


PS:不知道为啥一写章鱼哥就老想放飞自我23333333333话说回来章鱼哥作为boss真的一点都不霸气,心脏被人捏来捏去不说,还各种被利用,各种蠢萌,就连贝克特的气场都比他高一米八2333333333333

嗨呀这个反派好弱鸡哦,我要不要考虑完全忽略mv剧情直接换贝壳上场233333

不过估计也没有后续了,就这样吧2333333333

评论(14)

热度(14)

© 大江东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