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伏黛】旧作搬运

     vol,飞行。

     mort,死亡。

     My name, Lord voldemort.

    我渴望飞越将你我隔开的死亡之海,我的小姐。世人眼中的疯狂源于绝望,孤傲偏执来源于无所适从,但思绪的源头因为有你作为牵引,我才不至于沦为被兽性完全支配的囚徒。

    我该死地喜欢看到沉沦,惊恐,因为我可以支配并且掌握它们,从而使我处于不败之地。但是我却支配不了你,我的小姐。你就像偶然吹来的风,吹皱了我的心湖,留下逐渐扩散的情感涟漪,一圈圈晕开,再也无法平静。

     欧罗巴与亚细亚大陆仍旧相互对峙相望,但对于东方人与西方人而言,海洋不再是阻碍,反而是沟通文明的最佳桥梁,两个孤立的岛屿因为航路开辟而开始有所往来。我乘着洋流来到你的国家,来到你的身旁。

     我美丽的东方小姐。

     马尔戛尼面对你们的皇帝,顽固地实行单膝礼,记得无意间听你们嘲笑过他古怪的仪态,所以我想对于你,对于你的国家而言,我单膝跪地的,异族的礼节是难以理解而又古怪笨拙的吧?

     所以你才会蹙起眉头,在我向那位女性问候时不适地移开视线,却使得你我目光得以交汇。
   
     双膝跪地,意味着屈辱的臣服,就算是为爱付出一切的骑士,屈辱乞怜的姿态,我看你们似乎都是以这样的姿态跪在死者的墓前,磕头,祈求已经死去的灵魂的原谅。但我是不会去做的,所以原谅我,我的小姐,原谅我依旧维持着可笑的尊严,仍旧以初见时的姿态再次出现在你的面前。

     青燐徘徊不去;落日下的荒坟上,白骨散乱难收。楸树榆木飒飒作响,我的心情正如此时哀鸣的乌鸦,散乱的磷火像受惊的萤火虫般蓦然惊慌四窜,只留下你孤寂的碑,铭刻着象征你名字的符号,凝结成死亡的永恒标志。

     我想象着卑微的蝼蚁穿过厚实的土层,触摸到你秀美的面容,黄土将你的面容覆盖住,恰恰是对你最好的保护。

     你喜欢洁净,恐怕花落入污泥而污染了本质,你就像柔弱的花,虽然这里也是污浊不堪,衰败凄凉,但与这浑浊的世界比起来,这里或许才是你最好的归宿。

     对于你,对于你的国家而言,我,即使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传教士,身体血液中流动的,依旧是肮脏野蛮的夷人,如同恶鬼般狰狞的入侵者。我曾经看到过浸满了血液的花,开在战场上,破碎的花朵散乱在血液的湖泊中,凄艳,但很快就被融进尘土中。沾染上了世俗的花,再也无法在风的裹挟下逃离凡俗之地,只能绝望无助地跌落地狱。

     所以小姐,你是幸运的。

    你像是未萌芽的种子般安眠于大地厚实的怀抱,等待着再次轮回复苏。沙粒构成的海洋将层层白骨吞噬,将白骨转化为供养鲜花生长的养分,安抚着亡者的灵魂,让死者的灵魂得以栖息在植物身上……这正是逝者最好的栖息地。

     这是否能使你总是在紧蹙的眉头得以舒展?我的小姐。

不过我的小姐,我将打扰你的安眠,为了我日益膨胀的野心与思念,以及这颗被你所俘获的,日渐惶惶不可终日的心。

因为我渴望飞越将你我隔开的死亡之海,渴望再次见到你,哪怕再次将你拉入现实而无情的地狱。

Flesh of the servan willingly given you will revive your master.

     虽然我极其不想承认,但现实就是如此,你已经成功地俘获了我的心。

评论(3)

热度(45)

© 大江东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