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克赫】一舞之缘

克鲁姆x赫敏,克鲁姆第一人称视角,这一对超萌的吼!然鹅都没人吃这对(;д;)
3/15打卡。
————————————————————————————

      我很喜欢红色,红色象征勇士的鲜血,在我的祖国,人们习惯用浓烈的颜色装饰自己,以鼓舞人心,增加士气。

     我穿着赤红如血的传统民族服饰,像即将奔赴战场的勇士,但我将要面对的唯一的敌人,却只是因极度兴奋而蠢蠢欲动的异样情绪。

     我的祖国的国徽是一只金狮,所以我对拥有同样图腾的格兰芬多有着特别的好感。而那位迷人的女性柔和的目光就像巴尔干半岛的身上正好具有我所欣赏的特质,完美将格兰芬多的优点展现得淋漓尽致。

    她实在是太美,恰到好处的妆容,以及柔柔垂下的棕色的头发,肩胛处衬托着她的是柔和的花朵,柔软的布料包裹着她娇小的身躯,裙摆的褶皱像是心海的起伏。就像西伯利亚的寒流忽然席卷我的心扉,我忽然想将自己变成她衣服上的饰品,只愿专心感受她的气息,她的温度。

     娇小的影子将我笼罩,她站在楼梯的尽头,光晕镀在她柔软的发梢,如同维纳斯般美丽。就如同我们初见时那般,我的神顺着台阶缓缓走下神坛,将手轻轻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在她的视线与我交汇的那一刻,我心中构建出来的勇气忽然塌陷。

     “克鲁姆,好久不见。”她微笑着呼唤我的名字,但是视线却总是飘忽不定,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人。

     她在找什么呢?舞会场景的布置和当年一样几乎没变,依旧精致得像是用钻石堆砌出来的仙宫,以及——

     一成不变的,来自身后某双眼睛依旧死死地粘着我,我借着银器的反射看到了那双眼睛的主人,他的目光里充满了隐忍而妒忌,眸子里似乎能看到一团暗火在熊熊燃烧。

     “你看到罗恩了吗?”

     “罗恩?”我回过头,却发现那双眼睛的主人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堵挂满了画像的墙,仿佛刚才那几乎能将我刺穿的目光并不存在。

     “没有——”见她的脸垮了下去,我连忙补了一句。“你愿意和我跳一次舞吗?赫敏?”

     这句话不知道在梦里咀嚼了多少次,直到现在才再次将它说了出来。

     而最令我惊讶的是,她并没有选择拒绝,而是选择同意。

    舞会的灯光细细碎碎地撒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香槟的味道,我握着她的手,把她拥在怀里。她的眉眼间凝着挥之不去的忧郁,但依旧很好看。她的五官不算精致,但带着普通女孩所没有的英气,她就像女皇头顶镶嵌着宝石的皇冠,华贵不可直视。现在她就在我的怀里,在人群里我们以恰到好处的距离拥抱在一起——如果这算是拥抱的话。

     那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第三次拥抱。
    
     第一次是在舞会。

    第二次是在黑湖的那一次营救。

     三强争霸赛的第二个内容,就是拯救自己最珍爱的人。塞德里克的是张秋,芙蓉的是她的妹妹,哈利的是罗恩。

     而我的,却是赫敏。我还记得卡罗克夫告诉我这个消息时他银色皮毛下那双狡黠的眼睛,以及他那刻意装腔作势的语调。原本我对他有些反感,但在这一刻忽然极其想要感谢他。

     潜下水的我听到远处有人在唱歌。我游过去,看到一块巨石上,坐着一群人鱼。它们拿着矛在捕捉大鸟贼。当我游过那块石头时,趁机打量了他们一下。这些人鱼的身体都是灰色的,头发墨绿,眼睛则呈黄色,就像他们的烂牙一样,它们一看见他游过来,全都不怀好意地瞪着他,还有的人鱼特意从洞穴里出来看个究竟。

     忽然,一幅神奇的景像出现在我面前,在一片草地上有一幢房子,房子前同样有一群人鱼,它们正围着一座雕像唱歌,而雕像的下边,则绑着四个人。 她被绑在芙璐-迪来高的妹妹和罗恩中间,似乎都睡着了,嘴里不断吐着泡。但着不是最要命的—— 我看到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将他的头搭在赫敏的肩膀上,而她的脸此时已发青了。

     我才是营救她的那个人!

     头顶上有气泡冒出来,见塞德里克已经抢先一步,我也毫不犹豫地跟上,在救世主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用变形咒将自己变成鲨鱼,将她托起。困兽小心翼翼托起他的珍宝,我破开水的阻力,一心只想离开。鱼群如同银色的旋风,成群穿过浑浊的湖水,在我经过的时候忽然惊惶四散,上方的光影影绰绰,像不经意从天际透出的天光。

    但获救的姑娘的心思却并不在我的身上,醒后的第一件事却是失魂落魄地寻找着什么,于是我忍不住提醒她:  “有只水虫在你头上。”

    以此想要换取她的注意,但她却也只是敷衍地笑笑,视线不曾停驻片刻。

     就和现在的情景一模一样。

     就算此时与我共舞,她的目光依就没有停留在我的身上。

end

评论(4)

热度(18)

© 大江东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