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三体】病友十五题

5/15打卡。
其实是有三十题的,但是后面那几个题太难驾驭了。

————————————————————————————

1 强迫症 『叶文洁』
“小叶,你在做什么?”
“钢锯上有脏东西,我用抹布擦一下。”
但无论她如何卖力,她都擦不干净钢锯上被溅到的鲜血。


2 偏执症(猜疑,嫉妒)『星舰』
我们都变成了魔鬼。


3 自恋人格 『史罗』
”你必须爱上我,因为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是是是,唉,这人,一喝多就犯浑,要是没我在那还了得?”

4 多重人格 『罗辑』
“面壁者罗辑,我是你的破壁人。”

5 表演人格 『狄奥伦娜』
“请您兑现您的承诺……让我成为圣女……”狄奥伦娜卑微地匍匐在王者的脚下,小心翼翼地轻吻对方的脚趾,直到君主发出不耐的声音才停止。长袍委地,她的眼睛略带不安地看着君王,手指绞紧了衣襟,玫瑰花瓣汁液涂过的嘴唇微微张开着,盛满了无声的邀请。
王座上的君王半撑着头颅,似笑非笑,目光如同野兽般阴森。


6 外伤性人格障碍 『程心』
“程心,不要再多想,一切都不是你的错……”
“程心是谁?你说的程心……是我吗?”


7 被害妄想 『罗辑』
“ETO!ETO又来杀我了!大史!大史……”
“罗辑先生!罗辑先生!您没事吧?”
他看着眼前担忧的医护人员,挣扎着想要从床上爬起来,却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布满了灰斑,如同枯朽是树皮。
老人神情渐渐落寞了下去:“差点忘了,大史早就不在了啊……”


8 被爱妄想(跟踪狂)『大史』
必须保证他的安全,即使自己已经不再为联合国服务。大史想着,驱车跟上了那辆搭载着年轻执剑人的专车。


9 创伤后压力综合症 『幸存军人』
“你胡说!滚出去!人类没有失败!三体人早就在末日战役里被消灭了!我们是胜利者!”男人的声嘶力竭逐渐变成了低声的抽泣,最后,男人颤抖着双手从腰间抽出了手枪对准自己的脑袋,咔嗒一声扣响了扳机。


10 依赖症 『程心』
从前程心几乎都不抽烟,但自从托马斯.维德死后,程心却几乎烟不离手。因为只有在抽烟的时候她才能感到心安,才能不带任何情绪去悼念托马斯.维德。
到底依赖的是尼古丁,还是回忆,她已经分不清了。


11 黑暗恐惧症『云天明』
即使三体人能够完整克隆出人体,但他却一直被作为标本关在狭小黑暗的培养皿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也是从那时起,他得了奇怪的病,他疯狂地爱上了刺目的光,哪怕眼睛会因为长时间注视着刺目的光而被灼瞎也会长时间痴迷地盯着光看。
“我已经受够了无边的黑暗。”


12 认知障碍(失忆,选择性失忆等)
“我不认识山杉惠子。”希恩斯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对满脸惊诧的罗辑说到。


13 记忆障碍 『斐林』
即使已至八十高龄,林格博士看起来依旧精神饱满,没有丝毫老态。但唯一不足的是,或许是因为上了年纪的缘故,有的时候他总是会忘记身边人的名字,闹出不少笑话,渐渐的,林格博士渐渐不再与世人交往,独居在北欧的某个山庄。
他像个无所事事的老无赖,每天提着酒瓶在庄园里晃悠,找找园丁的茬,到了晚上就推着自己掏腰包买的星特朗去楼顶看半人马座的星星,一看就是一整宿。
园丁因为好奇询问他这么做有什么好处,白发苍苍的老林格博士却什么都不说,只是反反复复地,神经质地念叨着曾经针锋相对的将军的名字。
园丁惊奇地发现,那个总是不太正经的老无赖此刻的眼眶里竟然含满了泪水。


14 狂信者 『ETO』
“我的主,只要您需要,无论是灵魂,还是肉体我都将毫无保留地奉献给您。”


15 幻觉/角色扮演 『章北海/邓世昌』

淹死它,省得它在这个世界上活受罪。在那条狗亲热地贴过来的时候,他脑海中鬼使神差地冒出了这个念头,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他茫然地打量着四周,四周全是船身的残骸,清一色的黄龙旗飘满了水面,空气中弥漫着硫磺的味道。他反手一摸,摸到了贴在自己身后的辫子。
写着致远两个字的船只残骸沉了下去,渐渐消失在深蓝色的海水里,连一丝波澜都不曾掀起。敌军用东洋话耀武扬威地呼和着什么,叽里咕噜的。
他觉得自己胸腔快要炸裂了,悲怆,愤怒,无奈,悔恨填满了他,这些沉重的东西像山一样向他压了下来,直到他再也喘不过气。
船沉了,自杀式撞击也失败了,如今只有死路一条。已经败了,败得一塌糊涂。精锐之师尚且如此,没了海军防护屏障的大清又该如何?他快死了,留着它在这个世界上又该如何?即使它真的有幸活着回到故国,那满目疮痍的国土又如何有它的容身之地?
太阳跟着他从广东到了这里,原本等着击沉敌人的舰艇后就带它去吃肉,但现在却只能让它尝冰冷的海水,它和他一样眼睛里装满了无助和恐惧,全身都湿透了,毛发全都贴在了皮肤上,像一团乱糟糟的褐色海藻。
他是看着它长大的,最初它被抱来的时候还只是瘦瘦小小的一只,但现在已经变成了好大一只,就算想要掐死它也得费好大的力气。但实际上他并没有花了多大的力气,他把它的头颅按进了海水里,直到它气绝它都有挣扎,只是一直用粗粝的石头添他虎口上的伤疤,像是要用微薄之力温暖他早已布满冷汗的手。
他感觉手腕掐住的那片皮肤像烙铁般滚烫,他甚至还感受到了它脉搏的跳动,他终于亲手掐断了它的生命之源,它轻轻抽搐了一下,像是没有生命的棉花布偶似的软趴趴地塌了下去,一动也不动了。
“抱歉,我不得不杀了你。”

他从噩梦里醒来。
他花了好大的功夫才把自己从噩梦中拉出来,或许是因为深海加速液的原因,他觉得自己的头晕乎乎的,周围的一切都没有了真实的感觉,他摸了摸自己的虎口,似乎还能感受到被舔舐的温热。

评论(10)

热度(114)

© 大江东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