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维程】橘色焰火


4/15重制版,一发完结。

又该掉粉了2333333
————————————————————————

 

夜空漆黑如墨,群星暗淡,甚至连月光都仔仔细细地藏在了乌云的里面,不肯露出哪怕丝毫的光。露湖面就像镜子一样忠实地将星空复刻下来,整个湖面都是黑的,偶尔能窥见夜里忽然亮起一个赤红色的光点,那光芒是赤红的,其中还晕染着一圈橘色,犹如恶鬼的眼瞳。老人吐出了烟圈,像是叹息一般轻柔。

 
艾AA好奇地看着自己的老师露出怀念的表情,忍不住问。“老师,香烟的味道真的很好吗?为什么你们公元人宁可冒着致癌的危险也不惜要吸食它?”

 
她的导师原本是工作于NASA,冬眠苏醒后继续为太空舰队工作,退役后到艾AA所在的大学带博士生。艾AA是她带的第三批学生。她今年已经将近60岁了,但她和现代的所有女性一样保养得很好,丝毫不见老态,精致得像是油画里养尊处优的伊丽莎白女皇。

老人像是面对无知的孩子一样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风挽起她耳边的白发,舒展了她眼角的皱纹。她轻轻敲了敲香烟的烟嘴,香烟的火焰慢慢从红色变成了绿色,最后慢慢熄灭,变成了白色的灰尘。

火焰变成了橘黄色的。

“烟的滋味确实不怎么样,但却能让人上瘾,一旦上瘾了,就再也放不下了。”

 

“我也试着抽过香烟,但并没有您说的那么夸张,真是奇怪,为什么公元人会对这玩意这么迷恋。”艾AA嘟囔着说道。

 

“因为我们现在抽的只是电子香烟,真正的香烟早就在了大低谷时期就消失了……但这是历史的选择,谁都没办法改变。”哈娜轻轻吐出烟圈,也跟着叹了口气。“停产了也好,香烟本身对人体有害,人类努力了这么多个世纪,总算是把烟给戒了,你们这个时代的人不再依赖香烟,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即使是这么说着,但是西菲斯.哈娜女士眼睛里却流露出某种类似于快乐的情绪。这时候的她是美的,虽然年华老去,但是时间并没有抹去深藏于她骨髓中的优雅,她的一举一动都像是艺术家刻意设计过的一样,优雅得无懈可击。

“程心怎么样了?”

“好得差不多了,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犯人抓到了没有?”

“抓到了,只是……”她脑海中浮现出托马斯维德的眼睛,忍不住打了的寒颤。

“请相信我,哈娜老师,他真的是个魔鬼!这个阴郁变态的魔鬼竟然还妄想着想要竞争执剑人!他竟然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剥夺他人的生命!”

“这在从前很常见。”哈娜轻轻地说,电子香烟很快就燃烧到了尽头,变成了白色的粉末,她轻轻地拍了拍手,香烟的粉末像一阵雾一样悄悄地遁走了。

 
艾AA忍不住想起了她在大学里度过的一本书,书里是这样记载的:“在其它的邪恶的习惯里,印第安人有种特别有害的嗜好便是去吸某一种烟以便产生不省人事的麻醉状态。他们的酋长使用一种状如丫的管子,将有丫的两端插入鼻孔,在管子的一端装着燃烧的野草,他们用这种办法吸烟,直到失去知觉,伸着四肢躺在地上像个酒醉微睡的人一样……我很难想象他们从这种习惯里究竟获得了什么快乐,除非在吸烟之前就已经是喝了酒。”

 

现在艾AA的心情也和那本书的作者一样,她无法理解香烟带给自己导师的快乐。隔着时间的长河,虽然同样是人类,但从严格的意义上来说公元人和现代人已经是截然相反的人种,公元人所保存的东西,在现代人身上已经看不见了。

 

时间是最残酷的筛子。





现在她已经回到了地下城市,现代人大多回归了地表,奇怪的是,曾经幸存的公元人却更愿意居住在地表的下面,就像蚂蚁一样。于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公元人也就多了一个别称——蚁族。

 她的飞行器停在了位于中心的一栋巨树最顶头的枝丫上,这里有这个世界上最后的香烟。

艾AA更愿意把这里称作是古董店,因为这里所有的一切,无论是货物还是人,无一例外公元前的老古董。这里的建筑材料是一种近似琥珀的金属,晶莹剔透,很好地保留了千禧一代固执而叛逆的特质。
她轻轻推开了面前的大门,就像打开了一扇通往过去的窗子。

老板坐在古典的办公椅上半眯着眼擦拭着古董,他戴着金丝眼镜。

老板是冬眠技术第一批收益者,仗着家族当年留下的巨额遗产在这座城市的远郊开了一家雪茄俱乐部。
他的小店像是被遗忘在了这个世界的角落,所有人都忘记了这里曾经的辉煌。在黄金纪元时这里就是富豪所聚集的地方,雪茄会所早已没落,如今这里也不过是出售老古董的高级杂货铺罢了。

也是雪茄的博物馆,最后存在雪茄的地方。

老板的外貌很深邃,有一副典型的英伦绅士的相貌,他在叼着雪茄,雪茄上燃烧着的火焰就像一团小太阳。

“很荣幸您能再次光临。”他露出发自内心的真诚微笑。
“请问您这里还有其他的香烟吗?请注意,我指的是真正的香烟,而不是劣质的电子烟。”

老板有些为难:“在几个世纪前的禁烟运动里,香烟就已经消亡了,现存的香烟几乎是有价无市了,不过……”

他费力地从柜台的最高层取下了一个精致的木盒,
而里面静静地陈列着十二支褐色的细小圆柱体。

“这个可以接受吗?”

艾AA取出一支在鼻子下闻了闻,那味道有种说不出来的苦涩,像是百香果和枯树枝混合在一起烧焦的味道,和电子香烟的味道很像,却比电子香烟还要自然醇香。

“这也是香烟吗?很特别。”

“不,这是雪茄。”老板温和地纠正她,她却只是耸肩。“无所谓,喜欢这玩意的是我的导师,我只是为我的导师跑腿。”

“瓦哈哪雪茄,您的导师很有品味。“

“难以理解,为什么你们公元人都会喜欢这种东西。”

“您尝过恋人的嘴唇吗?”

“什么?”

“它就像恋人的嘴唇一样让人欲罢不能,只要尝过一次就再也忘记不了。”

“我可不会喜欢这呛人的东西。”AA嘟囔着,她实在不喜欢这味道,但碍于导师的情面,她不得不这么做。无论在哪个时代,处理和导师的关系都是个让人头疼的麻烦命题。

艾AA推开了那扇古老的漆金大门,就在这时一个男人迎面走了进来,冷锐而冰冷。

那无疑是一个来自公元前的男人,粗犷的男性特征,充满了原始的兽性。在看到她的一瞬间,AA只觉得自己像被什么刺了一下,她被恐惧扼住了脖子,汗毛一下子就竖了起来。他有力的手,黑色的皮夹克,沉稳有力的步伐,让AA想起那个险些杀死程心的男人。

他的眼睛和维德一模一样,仅仅是眼睛。更何况维德现在应该在监狱里待着,而不是……

艾AA打了个寒战,当她再次回过头的时候,那扇门已赫然关闭。她很好奇男人的身份,但她敢再多耽误什么,她的时间被卡得很紧,一秒钟都不能浪费,现在的她必须马上前往医院去接一个人。

一个来自公元的女性,拥有一颗星星的女性。
 



“好些了吗?”这是她回来后艾AA对她说过的最多的话,尽管她再三表明自己已经没有大碍,但艾AA。

从冬眠后醒来,程心常常会有种不真切的感觉,她总觉得眼前的一切景物就像是梦一样,她就算在说这话也觉得从自己声腔里发出的声音空洞而乏味,没有任何的意义。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上了发条的玩偶,一举一动都不由自主,心里空荡荡的。这种感觉在捐出那颗星星后更加的强烈了,总觉得像是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东西被人抢走一样。

 

与所有公元人一样,冬眠醒来后她度过了一段艰难的适应期,漂泊的孤独,对云天明的内疚,这些负面的情绪也复苏了过来,没日没夜地纠缠着她,曾经她一度精神衰弱到需要服用安眠药才能睡着。

 

好在这个时候她身边还有艾AA,在艾AA的陪伴下她很快就度过了痛苦的适应期。艾AA是她在这个时代交到的第一个朋友,是个像知更鸟一样的女孩,她的眼睛里有种现代人少见的纯粹,干净得像是刚从果园里摘下的鲜橙,就算什么话也不说,只要能待在她的身边,所有的烦恼都会烟消云散。

 

她是那种非常靠得住的朋友,唯一让程心感到困扰的是,艾AA有的时候会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就像无知的孩子。

 
比如现在。

“你真的不会抽烟吗?”

“AA,这已经是你第53次问我这个问题了,我真的不会抽烟。”

艾AA低着头思索了一会,又问出一个让程心有些哭笑不得的问题:“你尝过恋人的嘴唇吗?”

“我没有恋人。”

 
学生时代的程心从来都不缺乏追求者,但她却一直对此意兴阑珊,当同龄的女孩子们忙着化妆约会的时候,她潜心学习,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进入了航天专业。她的女伴曾经开玩笑地说她不开窍。但程心始终对身边的异性没有任何兴趣。直到现在她也没有真正谈过一次恋爱。在她年少的时候也曾经做过一些旖旎的美梦,梦想着穿着华丽的衣服和美少年站在一起,随着年岁渐长,她才发现谈恋爱并不像小说里或者是电视剧里那么美好。

现实撕碎了她对爱情的幻想,渐渐的,她对爱情的渴望逐渐退化,和其他异性的交往撕碎了她对异性最后的渴望,她封闭了自己的情感世界,直到再也掀不起任何一丝波澜。

但就在她自认为已经看淡了男女情事的时候,她收到了云天明送给她的星星。 
 

云天明扰乱了她的生活轨迹,也让她的心头一次被另外一个异性完全占满。说是不在意,是假的。那种感觉就像是沙漠里的旅人忽然看到了水。可惜,她生命的水源被人夺去了。

 
“抽烟真的能让人上瘾吗?”

 
“会,在我的那个时代有不少的烟鬼。”程心脑海中浮现出一团暗焰,暗焰有一双锐利的眼睛在注视着她,满满都是讥讽。 

又想起托马斯.维德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最近越来越经常想起他,那个像狼一样阴狠变态的男人。她冬眠醒来后试着去查PIA的资料,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PIA的资料竟然被封锁了,所以程心对PIA成员后来的下落一无所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人应该已经死了好几百年了,但直到现在程心一想到他依旧会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那个男人就像鬼魅,即使只是作为回忆出现也能让她失了分寸。那个男人似乎就潜伏在她的身边,用嘲弄的眼神看着她,让她心神不安。

“你帮我看看这个烟怎么样?我特意从古董店里淘来的宝贝。”艾AA递上了一个精致的木盒子,程心打开看了一眼后啪的一声合上了。

“这不是烟,这是雪茄。”
 

就算隔着盒子她都能闻到雪茄苦涩的味道,清冷而理性,就像是维德。

 

“雪……茄?”艾AA就像是牙牙学语的孩子一样模仿着她的发音。这个时代中英文词混杂,很多汉语词汇早就在历史长河中被人遗弃了。雪茄这个词语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好奇怪的名字,雪茄为什么叫雪茄呢?”
 

“燃灰白如雪,烟草卷如茄,所以就叫雪茄。”程心脑海中又浮现出维德吞云吐雾的样子,她摇了摇头,想要把这个人的形象从脑海中驱除。

 

艾AA抽出一支,用打火机点燃,但她只是抽了一口就丢开了,一个劲地吐舌头:“呸呸呸,味道好难闻,还不如电子香烟!电子烟虽然只是模拟香烟的味道,和真正的烟比不了,但好歹没有怪味,这个玩意完全就不是人抽的!真想不通那些公元男人为什么总是要叼着这玩意。”

 

雪茄褐色的茄衣烧得很快,艾AA一直都是抽电子烟,不太习惯用明火,差点就把房子给点着,好在智能管家及时用氮气扑灭了火焰。空气中充满了硫磺和柏油混合的古怪气味,让程心有种回到了黄金纪元的感觉。

 

全息窗口弹了出来,社区管理员对艾AA下达了处分,房间里的窗口不规则地闪动着,像是在斥责AA的鲁莽。

 

室内变得乱糟糟的,偶尔还能闻到像是烧焦了的热可可的味道,智能管家花了好久才把屋子里的异味清除干净,但那雪茄的味道却像完全融入了这间屋子,钻到了某个角落躲起来似的,怎么也消除不了这如同鬼魅般的味道。

在AA手忙脚乱地处理摊子的时候,她忽然听到程心说了句什么话,很轻很轻,就像叹息。她的叹息钻进了艾AA的心里,让艾AA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艾AA忽然发现,站在窗子边,穿着轻纱一样的现代装的程心真的很美。就像水边的蒹葭,雾中的白芍,清晨滴落在嫩芽上的露珠一样。

她觉得自己的心跳都漏了半拍。

程心的白纱裙柔柔地随风摇曳,缥缈,悲悯,就像一缕即将被风掐灭的烟。








艾AA再次去找老板的时候,却发现他的雪茄已经全部售馨。

“已经没了。”

“是什么人这么大手笔?竟然能买下你所有的香烟!”艾AA咂舌。

“其实是我主动把雪茄都送给他的,他是个嗜烟如命的家伙,没了烟可能就活不下去了。”

据她所知,老板几乎不太与别人来往,他这里的货物也比普通的地方要贵。雪茄是他最为看中的商品,而他居然就这么轻轻巧巧地送人了,这勾起了艾AA强烈的好奇心。

“冒昧问一下,您送给了谁?”







男人趴在地上哀嚎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鼻涕和眼泪混合在了一起,嘴巴里全是泥土的味道。在几分钟前,他还在新来的囚犯面前耀武扬威,但现在他的自尊就像脚下的烟头一样被狠狠捻灭了。他屁股高高地撅起来,像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

他现在后悔到想自杀。

要是刚才没有碰那个家伙的雪茄……现在也不会这么难堪。

一只有力的手拾起了雪茄的屁股递到了他的嘴边:“请吧,请尝尝这上好的瓦哈娜雪茄,现在已经停产了,每一只都比古董还要珍贵。”

手的主人向他吐出烟圈,男人被呛得连连咳嗽,他想要躲开,但向前屈伸着的手却被狠狠踩住了。骨骼发出碎裂的声音,指骨变得淤青。

在他凄厉的惨叫声中,他蹲下身,对他露出冰水似的微笑:“雪茄的味道很不错,不是吗?”

END

评论(12)

热度(24)

© 大江东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