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维程】treasure 『楔子』

加勒比AU,幽灵船长维x女巫程,原创角色有,慢热,短小,慎。

应该是个中篇,努力不坑。

日常掉粉1/1。

———————————————————————————

楔子

海面平静无波,仅仅只是微微漾着些许波光,透明而澄澈,就像是一整块带着不规则裂纹的黑曜石石。碎浪卷裹着白色的泡沫,层层叠叠,前赴后继地冲击着原本如镜面般平滑的海面。那泡沫如同满天星般细碎,点缀在巨大的黑曜石上,波涛骤然拔高,拍碎了这面镜子,然后归于平静。

白尾鸏的尾翼画出优美的弧线,与呼啸而过的海风共舞。

它的眼睛看到的是一个经过膨胀化的世界,色块和色块呈现出不规则的叠加,而在蓝色的色块里,偶尔还能找到几点如同发了霉的橘子般的海岛。

在白天的时候,这些海岛是暗淡无光的,很不起眼,但到了夜晚的时候,海面变成了深邃的蓝色,与头顶的天溶为一体,只留下一道白色的圆弧来区分天与地。这时的海岛却涂上亮晶晶金属片,就像是浸泡在海水里的星星,与穹庐上的星斗交相辉映。

其中最大的一颗星星,叫做特图加。特图加和其他的星星不同,其他的星星最多闪烁到夜半十分,平时的特图加是灰不溜秋的海岛,肮脏,混乱,但到了夜晚,它的光芒却盖过其他的星星。

它曾在一次夜晚在那颗海中的星星上栖息,很快就有些飘飘然。因为那风里裹挟着女人脂粉的香气,沥青的腥臭,以及朗姆酒甜美香醇的味道。在这里就连空气都是醉生梦死的,只要踏入这座小岛,骨头都会软掉半截,只愿当个酒鬼,肆意地发泄,怒骂,大醉。

这里就是世俗的避难所,边缘人的天堂。

它停在了一艘船的桅杆上,抖擞着羽毛,用红褐色的喙细细梳理着,漫不经心地发出咕咕的声音。它太过于倦怠,如果它再多一些警惕的话,它必然会发现在甲板上相拥的男女。

女人,不,应该说是女孩。她的头颅埋进了男人的胸膛,手臂就像藤蔓般紧紧缠住了对方。漆黑的发柔柔披散着,盖住了她柔嫩的脖颈。她哀哀戚戚地抽泣着,环绕着男人的手越发收紧。而男人原本僵直的手微微颤抖着,迟疑着。他的下巴抵着女孩的头,有些失神,但还是因为她的情绪波动而轻轻环住了她的腰肢。

咔嗒。

男人原本手中攥着的银色八音盒随着手的松开而坠落,八音盒发出了清脆的声响,然后,轻灵的音乐就在空气中四散开。女孩的身体软软地靠着男人,手臂慢慢垂下。白尾鸏好奇地四下探望,然后又自顾自地开始梳理着自己精贵的尾翼。

女孩的眼睛渐渐失焦,但依旧用温柔而缠眷的目光凝视着对方:“我将把我最重要的东西托付给你,因为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

八音盒的旋律停了又续,一遍又一遍,就像是梦魇般回环往复,永无休止。

男人痛苦地闭上了眼,将女孩的尸体紧紧抱住,仿佛那样就能挽留住女孩渐渐流失的温度。

“欢迎来到特图加!”醉鬼的酒瓶子碰撞在一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堕落与罪恶,这里都能悉数容纳。而那艘航船正渐渐远离这污秽之地,向光明之地驶去。

夜,还在继续,但天边已经渐渐露出白光。



“我想向您请求帮助。”男人将自己的的枪和布袋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掏出了一个精致的木盒子轻轻地放在了女巫的面前,他放的时候极其谨慎,就像是在对待一件珍贵的瓷器。“我您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一定能帮助我。”

他谨慎地盯着眼前的女巫,有些不安,但却发现眼前的女巫的注意力并不在他的身上,她在看到木盒的那一瞬间表情立刻变了,好奇心驱使他悄悄地打量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女巫——

梳着奇怪的辫子,戴着奇怪的钥匙项链,就连身体都被藏在黑色的裙子下,不露一点皮肤,但脸庞无疑是少女的模样,充满了古典美人的风情。像是一见到光线就会消亡那般。在这间堆满了棕褐色编织品的屋子里,她就像一抹安静的,瘦小的影子。

煤灯已经被熏得发黑,蛾子围着煤灯飞来飞去,屋子里充斥着难闻的焦味,她看起来神情木然,满腹心事,哪里像是传说中无所不知的高人?

但现在他已经顾不得其他,他已经走投无路。

“你从哪里得到它的?”

“这不重要。”

“那你想要什么呢?任何的请求都将用十倍的代价来偿还。”或许是早已习惯了应付形形色色的来访者,对方一句话就逼得他再也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要求越难,代价也就越大。”

“我知道,正是因为我做好了必死的决心才来到您这里。”

女巫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木盒的纹路:“那,你期望的又是什么呢?”

年轻人眼睛里充满了血丝且涨得通红:“我希望能让我的爱人复活。”

女巫怜悯地冲他笑了笑,她的微笑让年轻人放松了不少,但下一句话对他而言却是当头棒喝:“这不现实。”

年轻人深吸一口气,像是在压抑着什么,他的双手攥得紧紧的,指节发白:“不,这不是不可能,我听说过那个传说,只要能找到传说中的宝藏,就能实现所有愿望,更何况我也已经找到了传说中的宝藏——您一定知道这个小盒子里的东西的价值,请您帮帮我!”

“逝者已矣。”年轻人的表情因为这句话而阴沉下去,懊悔,不甘,痛苦,失望等等情绪一起出现在他的脸上,但很快,他就控制住了自己的面部表情。

蛾子依旧锲而不舍地绕着煤灯打转,畏惧于火光的炙热却又被光亮所吸引,小小的翅膀投在了墙壁上,变成了一块巨大的影子,将女巫的脸笼罩在阴影之下。“这个盒子里的东西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藏——你已经拥有了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你的执意会让你连这个宝物都失去。你知道这里面装着的是什么吗?里面装着的是幽灵船长的心脏。”

她叹了口气,从胸前取下项链,轻轻插入锁眼。

木盒缓缓开启,在盒子的正中心赫然有一颗心脏在有力地跳动着,收缩着。心脏是紫红色的,交织着灰色的血管,像是一件精致的艺术品。

“幽灵船长的心脏?”

“你应该听说过这样的传说。”女巫站了起来。“引渡亡魂的幽灵船长掌握着大海,他强大,残忍,让所有人都畏惧。他是永生不死的,除非有人能找到他的心脏,他的心脏被藏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只要找到了他的心脏,就能胁迫他替你做任何事。”

年轻人端详着眼前跳动的心脏。

“难以想象会有人愿意把自己的心脏藏到除了自己胸腔之外的其他地方。”

“因为这样可以永生。”女巫拿起了那颗心脏。“只要他的心脏还在跳动,他就可以永生。”

“我千方百计去找到这个盒子,就是为了能让我的爱复活,但,就算能威胁他又有什么用?”

“他将会替你找回你的爱人,除了他能够把死者带回现世,没有其他人,在此之前,我想问你最后一次——你真的已经下定了决心?“

”是!“年轻人瘦削文弱的脸上流露出与外表不符的刚毅。

”只要能换回她的生命,你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包括你的生命?”

“是,如果需要的话,我甚至能为她而死。”

“无论是付出什么的代价?”

“是的,任何的代价。”

女巫的嘴角勾起一个颇为惨淡的笑容,让她原本就惨白的脸显得更加悲怆。她的叹息从胸腔溢出,悲悯而沉重。

“死人最终长眠于另一个世界,要想找到幽灵船长,你必须去往世界的尽头。世界的尽头很大,你很有可能一无所获,永远在另一个世界漂泊。”

“我说过,我早就连死都不怕了。”

“但既然你已经决定付出代价,我便不会让你失望而归——那么,合作愉快。”

女巫向他伸出了手,他注意到,女人的手心里有一块浅浅的黑斑。

他握住了对方的手:“我叫汉斯,你呢?”

“我叫程心。”

tbc



评论(9)

热度(15)

© 大江东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