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维程】treasure 01(加勒比AU)

老罗伯特先生划着木舟穿过幽森的丛林,树木的根盘踞在水下,就像是无数条纠缠盘曲在一起的青色巨蛇。虽然此时是早晨,但是浓密是树荫将阳光完全遮住了,只有偶尔几束光才能漏在树叶上。

树木的阴影黑压压的一片,吞噬了所有的一切。在不远处,一座用棕榈皮包裹起来的木房里透露出微微的亮光。而在他的小船上,新鲜的石斑鱼还在网里活蹦乱跳。

他依旧像往常带着自己新捕捞的鱼来找那个女巫,希望她能告诉自己最佳的捕捞区。他曾经是捕鱼的海员,因为一次海难而失去了自己的右腿后被赶了出来,依靠着捕鱼为生。但在海上谋生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鱼群行踪不定,除非运气好能遇到鱼群回溯,否则,在其他时候的收成一般都很惨淡。

但那个女巫不同,她似乎真的是无所不知,她告诉他的捕捞点都让他狠狠地赚了一笔。他是来感谢女巫并希望再听到些什么,但很可惜,他扑了个空。

那件木屋的门是敞开着的,油灯还在燃烧着,但却不见了女巫的踪影。门口还挂着骨头穿成的风铃,随着风而发出玻璃碎裂般的清脆的声音。他从外面往里面望,只能看到油灯橘黄色的光焰忽明忽暗,而屋子就在光和暗的世界里反复穿梭。

他他还记得第一次看到那个女巫的时候,她就坐在一进门的那张有些发霉的木桌子前,用波澜不惊的表情迎接他,但在发现他是残疾人的时候,她自然而然流露出了善意的关切。传说中神秘女巫不过只是一个身形娇小的女孩,她看起来甚至还有些稚气未脱,但不得不承认她是极美的,眉目低顺,微笑是恰到好处的弧度,多一分则过于热情,少一分则过于疏离,很像教堂里年轻貌美的圣母。


房间里的摆设和他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没什么两样,充满着丛林深处的木屑泡发的腐朽味。屋子像是用一个巨大的椰子壳填塞而成的。虽然屋子整体的布局显得有些凌乱,但却让人感觉很舒适——

因为她的存在让整个暗淡混乱的世界变得明亮起来,是的,在她身上就是有这样奇怪的魅力。

“程?”

他在门口的破棕榈地摊上一遍又一遍地蹭着鞋底,诚惶诚恐地往里面瞟,但却还是找不到女巫的身影。

桌子上散落着一些零碎的小玩意。最引人注目的是摆放在桌子正中的一张画像,画上画着一个乔治二世时代的男人,有着浮华的巴洛克风格衣饰。这幅画的画纸已经有一定的年头,材质像是牛皮纸之类的,看得出来这幅画被保存得很好,颜料几乎没有被时间洗礼过后的陈旧感,但画的边边角角已经被磨损。


而画上的男人的目光就像一柄锋利的剑,穿过画面,穿过薄薄的纸射向他,阴郁而深沉,像在审视猎物般,他甚至觉得,下一秒这个人就会从纸里走出割断他的脖子。明明只是一张画像而已,但老罗伯特先生却有种被人掐着脖子无法喊叫般的绝望感。

而在下方点缀着一行字母——

Thomas Wade,light of my life.






“左满舵,大副先生,请您专心些,我们差点就撞上了暗礁!”

“我很抱歉,汉斯先生!”大副对他报以同样的吼叫。“那边的,别老是磨磨蹭蹭的!”

木桩和绳子一并钉进了海滩泥里,水手嘟嘟囔囔低抱怨着,拉着麻绳往后退的同时,船帆也垂下。他们用巨大的铆钉和锚将船固定,齐声呼喝着有力的号子。

汉斯耸了耸肩,再次转过身时,发现那个女巫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一脸倦意。

“程,昨晚睡得还好吗?”

女巫点了点头,她领口微微敞开着,露出白嫩的肌肤,让汉斯有些脸红。他别扭地移开视线,但却发现本该好好拉纤绳的水手却在用露骨贪婪的目光打量着年轻貌美的女巫。这样的目光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嘿,先生,我希望您能管好您的眼睛。”汉斯冷冷地看着他道,然后转过头看着程心。“抱歉,程,他们都是我临时从特图加招的人……毕竟以我目前的财力请不起那些专业的海员。”

程心微笑着颔首表示理解。她的黑裙子像是一面旗帜,在风中招摇着。她就像是海上沉默的浮杆。她像是在期盼着什么似地伸长了脖颈,眺望着远处,汉斯顺着她所看去的方向,却只能看到一片平静幽邃的海。

”我们暂时在这里休息吧,这里曾经是原土著的居住地,后来变成了海盗的临时住所——“

程心走到他面前,凝视着他的眼睛,轻轻地说:“我们将在这里迎接伟大的幽灵船长。”

“这里?“

”是的,幽灵船长每十年能上一次岸,再过不久就是下一次的十年之期——而我,曾经和他有过一个约定。“

汉斯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什么约定?“

她笑了起来,像是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抱歉,汉斯先生,这是秘密。“

”倒是汉斯先生,我对您感到很好奇,您是怎么拿到幽灵船长的心脏的?“

”在一座岛上,碰巧得到的。“

女巫盯了他一会,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似的,然后笑了起来。汉斯也跟着她笑,开始竭嘶底里,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笑话似的,上气不接下气,笑着笑着他的笑容倾颓了下去。

”其实,是我们偷出来的。“

tbc

评论(4)

热度(13)

© 大江东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