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伏哈】一些段子

旧段子搬运。
我恨我的手贱。
我发誓下次再也不随便删文了,都没有备份删掉好可惜T^T。

1.禁果
他咬住嘴唇,想阻止因快感而溢出的呻吟,但这一切只是徒劳,反倒成了鼓励施暴者的无声邀请。
伏地魔——倒不如说是里德尔,在日记本中看到的年轻英俊的黑魔王,偏偏乘着他无力反抗的时候更加变本加厉,游刃有余。
“Tom……”
回应他的,是更加令人难以忍受的沉默和更加粗暴的回应。
这一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哈利余光瞥到散落一旁的无名果子,在火堆旁无声闪耀着柔和的光泽。
这一切大概是由于这种不知名的果子引起的。
他还记得他吃下果子后身体引起了极度强烈的欲望,在挣扎中不慎落水,然后……
落入水时那人破开水的矫健而颀长的躯体,竟该死的迷人,大片的水托着他让他下落,而后在意识的嗡鸣中,柔软的事物贴上了他的嘴唇,将宝贵的氧气奉献给他。
而他,竟然……
年轻魔王的身体有些冰冷,大概是因为才像是冷血动物,但哈利的身体却是热的,足以调动他所有的热忱。
他的视线停留在了青年有些红肿的嘴唇上,神色愈发迷离。
就在不久前,青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他拉上岸后,面对他越发强烈的渴求颇为尴尬地提出要回避,暗示他自己DIY,或许是被这样的言辞激怒,又或许是……欲望已经强烈到控制不住。
这应该算是明目张胆的骚扰,按照以往他们相处的日常模式来说,哈利应该推开他,但奇怪的是,哈利却别扭地别过头,满脸晕红,就是这个小小的动作给了他可趁之机 。
为了让青年更好地适应自己的尺寸,他以手指拓开幽深的峡谷的同时将罪恶的罂粟种下,而后沉醉在他因经验浅薄而极度慌乱青涩的迷人姿态中。救世主还在做看似强硬实则无用的抵抗,完全没有意识到无力的挣扎只是将他推向了更加万劫不复的深渊。
简单直接的仇恨比所谓的爱更加刻骨铭心,疼痛才足以使记忆永恒。对峙纠缠的姿态是如此美妙,即使身处情欲的支配中,即使已经成为被俘获撕裂的猎物,他眼中悲悯的纵容依旧没有因此消减半分。
让他更想将他的尊严踩在脚下,逼他看清事情的真相。
哈利选择闭上眼,似乎是不想看到他,固执而倔强。
只是占有身体还不够,桀骜不驯的灵魂更值得占有,却也如此……令人着迷,他忽然萌生了极其强烈的渴望,所希望的占有不止是肉体,还包括他的灵魂。
所有。
于是只好将他的理智拉下地狱,像蛇一般蛊惑着他,将他的理智和思想全部毁灭,全身烙上他的痕迹,如此才算足够。
他傲慢地挑起他的下巴。
“看着我,哈利。”他凑到他耳畔,呼出的灼热气息引起他的一阵轻颤。
“现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2.一方死亡
    火光的影子在魔杖上焦躁地跳动着,随着魔杖的翻转,火光让魔杖涂上流动的釉彩,而闪动着寒光,安静,沉稳而又危险。魔杖的线条无休止地延伸着,凝成了尖锐冷酷的形状,散发着阴郁死亡的味道。
     魔杖的主人也像魔杖本身一样危险,他眯起眼睛,用白绢慢慢地地擦拭着魔杖,那般温柔细致,就像在抚摸恋人的胴体般。
    影子是巨大的怪物,让原本就暗的空间多了些可怖的阴郁,微弱的火光勾勒出魔王的侧脸。古怪的香气浓郁到近乎甜腻,浮动在狭小的空间里,似乎是想将什么东西给掩盖住,但还是有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着。
    “所以呢?哈利死了?而且就在今天下葬?”黑魔王的语气很平静,仿佛在谈论日常琐事般。
    “是的,my lord……”食死徒小心翼翼地斟酌着用词,或许是因为入秋后的天气过于寒冷吧,他竟在微微颤抖着。
     黑魔王的呼吸声与窗外的风联成一片,细碎的影子投到惨白如骨灰的墙上,黑色的影子像是苦苦挣扎的罪人。有风钻入,伴着秋日植物腐朽的味道,与屋内虚假的温暖交织着,所构成的气息和此时的寂静一样令人忍受。
    “这样啊。”
    食死徒咽了口唾沫,苍白的脸上稍微有了些血色,更加卑微地将自己的头垂下:“那么,lord……”
    “well,救世主竟然就这么死了……”
       火焰无力地挣扎着,燃尽了生命,换回蜿蜒盘踞在香炉上的死寂的纹路,掺杂着些许白,但更多的却是灰。
   食死徒忽然想起几年前,他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救世主时,天空也是在下着与这粉末颜色相近的雪。
     和肮脏混杂在一起的雪把世界都变得无比肮脏,救世主的肩头也覆上了鸦羽色的雪,但偏偏笑容却驱散了这种污秽的感觉。
    那是与魔王截然不同的笑容,魔王是披着人形外衣爱着自我的野兽,从骨子里就散发出腐烂气息的怪物,就连笑容也带着死亡的味道,而哈利的笑容,却是光明的代名词,如同绝境中指引人心的火炬,黎明前的曙光,虽然稚嫩,却能给人以振奋的力量。
     难怪霍格沃茨的那些人会选择他做救世主。
     不过好在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救世主死了,黑魔王统治的时代将要再次来临,再也没有什么人能阻挡黑魔王狂热的野心和欲望。
     但是——
      食死战战兢兢却又好奇地偷看着魔王此刻的神情。
     为什么黑魔王脸上却看不到一丝一毫的喜悦呢?

3.误服迷情剂
    汤姆觉得自己快疯了。

    他一向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和冲动,如同拿捏住精准的咒语般。事实上,强大的人总是会避免所有非理智的情绪的产生,而作为最优秀的斯莱特林,他最擅长的,大约也是残忍到极致的冷漠。
    但这一次事情的发展却远远超出了他的控制。
     他竟然对哈利,那该死的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格兰芬多,从一年级就开始与他对着干的死敌产生了强烈到几乎控制不住的情感。
     这种情感更像是从原始以来就一直存在的本能。这原始的,被他刻意压抑许久的情感在看到哈利的一瞬间忽然复苏,在他身边待得越久,这种悸动越发强烈,逐渐从涓涓细流汇聚成声势滔天的大潮,将汤姆心灵的堤坝冲垮。
     汤姆渴望他,渴望他的触碰,渴望他的爱抚,这种情感如同缺水的沙漠旅人对水的渴望般强烈。他就像树丛中被远处朦胧火光所吸引的飞蛾,被火光柔和虚假的温度吸引,只想不顾一切撞上去。
    汤姆努力想要摆脱这种荒诞的想法,但那念头如同无休无止的梦魇,一直深深盘踞在他的脑海中。他努力想要忘却,但无法摆脱它可怕的纠缠。
     脸上的燥热被冰凉的水抚平虽然那令人面红耳赤的感觉并没有消退多少,但至少将心中的躁动压抑住了。
    但……
     好不容易安抚好情绪,转头却正好对上哈利那双明显受到惊吓的眸。
     “你怎么了?”
     哦,该死的梅林!

评论

热度(49)

© 大江东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