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鸣佐】歧路

防雷预警:
有子世代出没。
烂文笔,ooc,慎。

01

     天才与吊车尾的距离,大概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去弥补的。虽然鸣人已经成长成为足够成熟的样子,别人提起他时不再是不屑一顾。但是他知道,他们之间的鸿沟仍旧是无法逾越。

     他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很想撬开他固执的脑袋,看看他脑子里有什么,看看这个家伙莫名其妙的离开,莫名其妙背叛木叶,莫名其妙地刻意拉开他们的距离,到底是为了什么。似乎一直想要保持曾经的不可一世,想要维持所谓的宇智波一族的荣誉。

     他想告诉他,他是不懂他所谓的执着。对于背叛,对于兄弟离别的意义,他与他不同,他是从来都没有拥有过,而他,却是在拥有过后被残酷剥离,或许是对于感情的过于珍视,所以才会对那段过去如此刻骨铭心。

     而他,好在即将陷入仇恨的深渊时被伊鲁卡老师拉回来,他或许是因为太过于患得患失,仅仅只是伊鲁卡老师的信任便已经能将所有的憎恨溶解。他是幸运的,在即将迷失在黑暗中时有人牵起了他的手,告诉他,他不再孤独。

    所以在这一刻,他忽然无比同情眼前的人,想要靠近他,告诉他,他从来不是孤独一人。

     可是,他即使长高了,变结实了,忍术越发精进,正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像是看待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

     看看仇恨把他变成了什么样子——

     面目狰狞的怪物。

     明明已经遍体鳞伤为什么还要饮下罪恶?

     正因为太过于明白孤独的滋味,所以才不愿意让他越陷越深。因为孤独只是一座囚笼,只会将所有的美好都关起来,让人心变成荒芜的沙漠。

唯有爱才能消融仇恨——

他无视少年手中仍旧闪着寒光的草稚剑,向他张开了双臂。

     “如果这样能够让你释怀过去的话,那么就杀了我吧。”

     风呼啸着,剑毫不留情地割过脸颊那一刻,他的心中忽然无比宁静。

    

02



      鸣人也不知道自己所想要的是什么,明明得到了,却又像是失去了。他已经是火影了不是吗?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爱情,并且即将和所爱的女孩步入婚姻的殿堂,一切都很圆满不是吗?

      他去一乐拉面去吃拉面,但是却发现味增汤的味道没有从前那么浓了——而且笋干给的分量也不够。他刚想问问一乐大叔,却发现在打理店铺的却是他的女婿。一打听才知道一乐大叔借着这个机会去旅游了。

      这让他顿时没有心情再吃下去,只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像是失去了什么。

     他忽然发现,早已习惯了一乐大叔做出的拉面的味道的我,已经挑剔到不能再去接受其他的味道。

      已经被宠坏的胃在抽痛着,让他恍惚了很久。

      那一瞬间他才恍惚意识到,有的东西并不能长久陪伴在他的身边,随时很有可能就这样离开,消失。





03


   他遇到了红老师的孩子。

     话说最近村子里陌生的孩子还真多啊,我都不太记得他们的名字了。

     佐井和井野的孩子,手鞠和鹿丸的孩子,以及佐助和小樱的孩子。

     他是在慰灵碑那里找到他们的,他们在向那些死去的人们献花。他们向他打了招呼,忽然指着一块不显眼的碑问我,这些躺在地下的人都是谁呢?

     这块碑下躺着的,原本是宇智波带土,从前卡卡西老师经常来这里看的。

或许这样的活动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种仪式而已,但是啊,这里面安放着的灵魂,可都是令人敬仰的呢。

他忍不住胡思乱想,最后我在历代火影的碑前送上了花,如果他死了,他也会被安葬在这里吗?



04



     “师傅是很厉害的人啊!比那个笨蛋强多了!喂喂喂,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莎娜拉?”

     “那个男人又冷酷又小心眼,哪里能比得上七代目大人?”

     听到自家笨蛋儿子和少女的争执,火影不由得弯了弯眼睛,他眯起眼睛的样子和颊边的特异胎记让佐助想起了猫。

     “她一点都不像你。”年轻的火影侧身对旁边同样敛默的黑发男人调侃,语气带着少年时惯有的大咧。但不知不觉间,这种看似像笨蛋的笑意沉寂下去,变成令人心动的成熟和坦然。

     彼时的他们伫立于忍校外围,透过藤蔓盘踞的围栏看着吵闹的子女。

     木叶一切都恢复了原样,凭借着木叶对频繁拆迁重建所积累下经验,几个月前还是一片废墟的忍校居然又被建来,很快便恢复了日常运作,令人不得不感慨木叶强大的生存能力。

      老旧的遗址很快被新生的砖瓦替代,而曾经的传奇也渐渐被人们遗忘,最后成为时间长河中不起眼的波澜,所有的一切都在向着光明美好的未来发展,一切都将继续延续下去

      残酷血腥的忍者时代已经过去了,如今所有一切都属于这个新的时代。

      但看着身边意气风发的友人,他再次找到了不属于这个时空的疏离感,仿佛自己是时光的旧物。

      他心里莫名涌起失落的感觉。他常常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切,有时甚至对于真实的现实产生怀疑,只觉得如今种种不过是月读幻境。他觉得自己就是孤独漂泊在茫茫海上的泡沫,随波逐流,随时可能会在这真实的虚假中破碎。这种孤独自从鼬离开后就一直伴随着他。

      他的人生自从那个夜晚后便彻底堕入黑暗,再也看不到丝毫光明。

      就是眼前这个男人,强硬地拨开他眼前枝蔓缠绕的恶梦,让缕阳光透过漫长黑夜而来,稍微让他感受到属于这个世界的温暖。但,这缕细微的阳光却不足以融化他心中由仇恨凝聚而成的冰原。

     “我说你,在外漂泊这么多年,还不打算回来?至少——”鸣人的手向那个少女一指。“为了莎娜拉。”

      也为了我。

      他顿了顿,最后那句话终是没有说出口。

      鹰一样孤傲的男人只是摇头不语。

      鸣人沉默了。

       自以为成长的火影终于发现,自己怎样做都无法留住昔日的好友——

      就算是以火影的名义为宇智波一族平反,就算是给鼬正.名。

     还是留不住他。

      自从那年他与木叶决裂,他与这个所谓的家的关系就像被打破的镜子,就算再怎么勉励修补也会留下明显的裂痕。

      佐助走进树荫下的阴影中,再次用鸣人看不懂的眼神看着他,仿佛在挑明自己的力场。细碎的叶影拉长了,将他覆盖住,卷进它的保护中,昭示着某个残酷的事实。

      光明永存的同时,黑暗也伴随着它永生。由仇恨孕育出来的孩子永远只能活在它的阴影下。

      忍校尽头的有两条路,一条通向火影楼,一条通向木叶村口,他们就站在这歧路口,无声地对峙着,一如几年前终结之谷相互对立时的姿态。

      鸣人像看陌生人似的怔怔地看了他好半天,许久后才轻轻叹了口气。

      “你这家伙,一点都没变啊。”

....  有什么已经横阻在他们之间,无论时光如何切割,支撑着宇智波存活的东西始终没有改变。再多的言语交流都变得无意义,漫不经心的散步即将结束。

.     “就送到这里吧。”

     “嗯。”

     “那……再见。”

      他和他站在歧路口相互对望。

      然后各自向着不同的道路离去。

End



评论(1)

热度(17)

© 大江东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