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伊智】皮格马利翁


智子的前世今生爱恋(?)地摊言情风,慎入。
按我的尿性,一般写完就没有后续了,所以不用期待接下来的剧情了2333333
————————————————————————————

“您好,我这次负责设计AI机器人外形形象的设计师,现在要求进入控制室。”

“身份识别中……您好,麦克特先生,欢迎回来。”

我在手臂上轻轻一按,总设计室的大门轻轻划开了,顺着我行走的步伐,脚下原本是墨黑色的地板上渐渐透出白光,像滴落在水中的水墨般晕染开,然后淡去,渐渐的,白色填充满了整个空间,这个小世界变成的纯粹而干净。

然后无数的黑色的光点在我眼前闪耀着,最后汇成了一行字:

您好,麦克特先生,这是我们的第三十二次协作交流,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

我勾起嘴角,露出职业化的微笑。

“是的,这一次的合作会相当的愉快——”

因为这一次的合作对象是四光年之外的三体世界。而我我是一名AI外形设计师。

这门职业从大低谷时代就开始隐隐有崛起的趋势,到了文艺复兴之后,人工智能的发展之迅猛前所未见,由此衍生的相关产业链更是已经成为了现代人重要的工业经济生产的重要一环,制作AI的技术已经远远超出黄金纪元的人们的想象,人类对AI高性能要求的同时,也要求AI能拥有讨喜的外形,于是,AI外形设计师这一职业应运而生。

而我,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我是这一行业最顶尖的存在,所以这一次智子机器人的外形设计才会让我全权负责。

我参考了无数份人脸数据,综合出所有人眼中最英俊的男性面孔,为了设计这个机器人,我度过了无数个不眠之夜,如今总算是要给这个麻烦而珍贵的任务画上句号了。

不出意外,我眼睛的瞳膜上投出一行字。

字幕:你好,我是三体世界的文化执政官。

我:“我想你们已经看过我的设计图纸了。”

字幕:是的,您设计的造型非常有艺术感,也非常符合你们人类对于机器人的美学原理,但这不是我们想要的。

我的方案被全盘否定,这是前所未有的。

“不可能,这就是能代表全人类最完美的形象。”

字幕:但这个形象太过于生硬,太过冰冷。

我低头看着我画的图例,上面画着的男人拥有健壮的身躯,典型的东欧人种形象,强势而冰冷,目光坚定深沉,威慑力十足。

多么符合三体人的形象,集权,冰冷,纪律严明。

“在民众心目中的三体人就是这样的形象,冷锐,冰冷。”

“但这不符合我们所设想的形象。”

“那您所设想的形象是什么样的呢?”

它打完这句话的时候沉默了很久,黑色的光上下浮动着,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字幕才重新变形。

字幕:我希望这个机器人能是个女性,能如孔雀般狡黠,像露珠般晶莹,最好是个看起来像猫一般温顺讨喜的美人。





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杰出的设计师,所以我的作品必须是最完美的。

我在构思,构思如何设计她的外形。

是的,这是我的工作,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AI设计师,智子将是我最完美的设计作品。

温婉可人——

这个词似乎一直都与西方女郎无缘,那她应该拥有东方人的面孔,像是黄金纪元的黄柳霜般柔媚。

像孔雀般狡黠——

以及柔媚如猫。

我的电子笔在触屏上勾勒着她的轮廓,像是在描摹恋人的轮廓那般轻柔。

我不记得我到底画了什么,我不记得我画出的形象是什么样的。但闭上眼睛,我仍然能看到她,她隔着记忆的雾,站在我所靠近不了的地方,在雾中露出一个风姿绰约的剪影。

我彻夜描摹她的形象,触屏不知道被我弄坏了多少次,我的眼睛因为熬夜而肿胀酸痛,手指就像残疾人般动弹不得。


我把我心中的她交给了设计师们,数个月后,她眨了眨眼睛活了过来,俏生生地站在了我的面前。

是的,她真的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美的女性形象。

然后她眨了眨眼睛,叫出了一个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名字——

伊文斯。

“不不,智子小姐,我不叫伊文斯,我的名字是……”

她自顾自打断了我,像个莽撞的孩子。

“我不喜欢现在这个外观。”她的声音还没有经过处理,还带着还未被处理圆润的机械感,冷冰冰的。

“哦,这还不是你的完全体。”

“但你真的很像伊文斯。”

哦,伊文斯。

我知道这个名字,我想,现在任何一个现代人都不会忘记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同龄人就喜欢把我和伊文斯相提并论。

她告诉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是的,一个AI也会做梦,准确来说,是她的记忆格式化的时候,一些被粉碎的记忆碎片会随机重组,组合成一些比较荒诞的,非现实的画面,在她的记忆体里闪现。于是,她就有了“梦”。

她梦见自己变成了个女人,和伊文斯站在海滩上,海风带着咸湿温热的风拂面而来,吹起我的秀发,海涛侵袭着沙砾构成的海滩,发出沙沙的声音。他捉住了她的手,然后慢慢地,慢慢地扣紧,像一道小心翼翼收拢的温柔枷锁。然后,她的手就完完全全被他捉在手掌中了——她的手就像是被困在笼子中的囚鸟那般怯怯。

“我应该拒绝他的,但手指相扣的地方无端温热起来,我像是被焊住了,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他的手掌心,我怀疑他会读心术,否则他为什么会说出让我放松警惕的话。”她眨了眨眼睛。

“他对我说,我的主,你不必害怕我,也不必远离我,在我的手上印下了一个吻。”

“他是一个温柔的人,但他看向我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却没有温柔,只有满满的,连他自己也察觉不的不安,我不太懂。”

“然后我梦见,这个名为伊文斯的肉块轰然碎裂,被整齐地切割成两半,一半还在握着我的手,深深凝望着我,另一半已经倒在地上,软趴趴的,整齐的切面像是被切割后的红色玛瑙,鲜血从伤口溢了出来,缓缓汇聚成一条血河。”

“我知道,那是古筝行动,伊文斯被切成了两段,死了。”

“我不信,你不就是伊文斯吗?”

“伊文斯早就死了,他已经是几百年前的死人了。”

“我不信……你们人类都喜欢骗人。”

她真的很像一只懵懂无知的小猫,或许是因为应用程序还是测试阶段的原因,她很机械,她凑了过来,然后钻进了我的怀里,她的头枕着我的胸,温热的身躯在我的手臂和胸膛之间不安分地扭动着,像是想要寻找一个比较舒服的地方。

人类AI仿真机器人真的已经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
无论是皮肤的质感还是温度几乎与常人无疑。他小心翼翼把她圈在怀里的时候她就像一个真正的女孩子。

她抬头看向我的那一瞬间,我心跳如鼓。

Tbc

评论(5)

热度(16)

© 大江东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