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井樱】一吻定情


@逻辑失序 。 的点梗,没有切题很抱歉23333
祝小可爱七夕快乐!
————————————————————————————

头顶的灯光昏黄不定,几只蛾子掠过,于是在居酒屋的墙壁上多了好几道黑色的影子,黑压压的。像我此刻的心情。我灌下一杯又一杯酒,辛辣的酒呛进了我的喉咙,从口腔一直烧到咽喉,就像是被塞进了一根烙铁。

“别哭了,嗯?”井野在我眼中变成了三个重叠在一起的剪影,我看不清她的脸,但能感受到她的气息。

当她的手指抚上我的脸的时候,我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眼睛里已经噙满了泪水,但还是兀自强撑。

“开什么玩笑!我……我才没有哭呢!”

“又被拒绝了吧。”

听到她的话,我很想反驳,但偏偏心里就像被爪子狠狠地攥住了似的,胸腔的位置传来了绵长而沉闷的痛苦。

周围的环境也变得压抑可怖,杯子上盘踞着的鬼影在桀桀怪笑,像是有一道无形的墙壁困住了我,让我动弹不得而又痛苦万分。

我以为那个少年在我心中早已已经变成了回忆中浅浅的一道疤,但不知道这道疤已经深入骨髓,根植在我内心最柔软脆弱的地方,以至于稍加触碰就会鲜血淋漓,无法愈合。

佐助君。

多久了呢,在意这个人,喜欢这个人。

从自己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从自己懂得嫉妒,情窦初开的时候。

喜欢,喜欢他。

从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一刻,他就成为我眼中唯一的亮色,除了他之外,我再也看不到其他人,其他人之于我而言,不过只是无关紧要的路人,唯有他,唯有佐助君是我唯一的信仰。

但他总是清冷的,疏远的,就算是面对面和我坐在一起,也像是隔着一个世界那般遥远。我只能近乎痴迷地看着他,期望能从他的一举一动中揣摩他的心意,让我和他的距离近一些,再近一些。

但这一切都是徒劳。

我满心想要抱住天上清冷的月亮,到头来却只是扑了个空。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佐助君的内心从来都没有我的位置。但在我的心中仍然还是会抱有一丝希望。但当真相在我面前被剥开的时候,我才绝望地发现,这些年的守望和期待不过只是我的臆想。

“下次再说吧。”

那天离开村子的时候,他轻点我的额头,笑容有些无奈,但却是久违的,属于从前的佐助君的微笑。

“我……我喜欢你。”

背水一战,用尽了所有的自尊和勇气向他告白,到头来不过换来轻飘飘的一句:

“对不起,我给不了你什么。”

我的脑海里全是佐助君,他的微笑,他的冷酷,大脑在无意识的循环着关于他的一切,他的话语还萦绕在我的耳畔久久不能散去……

“真是的,宽额头,你哭起来真的很丑啊。”如果是平时,我早就毫不留情地反驳回去,但我没有,我只是对井野报以沉默。看着她的表情从嘲弄变成了小心翼翼的怜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开始烦躁起来。

或许是察觉到了我的异样吧,井野的语气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喂,宽额头……”

她在我额头上轻轻一点,无奈中透露着一丝温柔。

“无论如何你都还有我,不是么?”

她将我抱在了怀里,她的怀抱很温暖,温度隔着薄薄的衣服传递给了我,井野的衣服上带着淡淡的清香,像是在阳光下盛开的大波斯菊,热烈,温暖。

后来的我回忆起那决定我人生的夜晚的时候,只记得井野认真的表情和那句话。

“没关系……无论如何我都会陪在你身边。”






那一年,我18岁,井野18岁。



“前辈和井野前辈的关系真好啊。”已经不记得多少后辈露出羡慕的表情对我说这句话了。

在他们眼中,与我关系最好的人是井野,甚至比曾经是第七班的七代目的关系还要密切——

一起出任务,一起同吃同住,甚至都同居在了一起,比一般的姐妹还要亲密。

而井野呢,会每天在吃午饭的时候为我熬红豆汤圆,无论多忙,都会亲自送到我的身边。

“简直比情侣还要亲密呢,如果春野前辈有了男朋友的话,会吃醋的吧,还是说——其实山中前辈和春野前辈已经是那种关系了?”后辈调侃着我,我本想顺着她的意思胡乱开玩笑,但不知怎么,看到井野若有所思的目光,我竟觉得说不出口。

“是的,樱已经是我的人了。”她顺势揽住我的腰,带着不怀好意的笑想要吻我。

我应该拒绝的,但一想到对方是井野,我竟然隐隐有些期待。

她的头微垂,微笑如同一抹阳光,是的,她就像是一束阳光,驱散了我内心的阴翳。

在她即将吻上我的那一刻,她眼中闪过晦暗不明的情绪,然后,在后辈的哄笑中用手指轻点我的嘴唇。

“下一次吧,留到下一次。”

“你不喜欢的事,我绝对不会去勉强。”她定定地看着我,一字一顿。

我的唇上还能感受到她指腹的温热,鬼使神差地,我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唇瓣,轻轻描摹。

不知道为什么,我脸上竟然觉得有些火辣辣的。

那一年,我20岁,井野20岁。










雏田被掠走了,而我们,负责救援雏田。

在执行任务的途中,鸣人向我告白,但我拒绝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只觉得鸣人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像是完成了一件不得不做的任务似,失落的同时更多的是释然。

“你还在等他?那家伙到底哪里好啊……”他嘟嘟囔囔的样子完全没有了七代目火影的样子,明明已经是青年,行为却比孩子还要稚气,但当他看向我的时候,他碧蓝色的眼眸里全是了,我竟有些不敢与他对视。

“樱已经心有所属了啊。”

是。

“是佐井吗?”

“不是。”

“是鹿丸吗?还是卡卡西老师?”

“怎么可能啊,你这个笨蛋!”

“还是……井野?”

我没有否认。

她就像秋天的大波斯菊,热情,温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渐渐变得离不开她。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人,同样的酒,不过这一次我的畅饮不是因为失恋,而是因为祝福。

鸣人和雏田结婚了。

“喜欢你的人结婚了,新娘却不是你,真是可悲啊,宽额头。”

井野喝得醉醺醺的,脸上布满了红晕,显得明艳动人。

“你这个没人喜欢的家伙没资格说这种话,不过……”

“看在你没有人喜欢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为你负责好了。”我笑着吻上了井野的嘴唇,她先是一愣,随即揽住我加深了这个吻。

“那你……可得对我负责一辈子。”


End

评论(1)

热度(16)

© 大江东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