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水香】迟钝

人的情感大概是最复杂的东西,使人失去理智,变得忧心忡忡,患得患失。
我以为我只不过是因为看不惯他所以才和他争锋相对,我以为这一切只是无聊时候的消遣的游戏罢了。
我却从没有去思考过自己内心深处的东西,支配着我,使我变成另一个自己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三男一女无异是奇怪的组合,佐助君和重吾都是寡言少语的人,只有那个河童,唧唧歪歪的,简直比最八卦罗嗦的老太婆还要讨厌十倍。
还是会寂寞的吧,所以有的时候,他反而成了我身边唯一一个可以排解寂寞的对象。
佐助君和重吾心里装着的东西足够把他们所有的孤独都给挤掉,语言不过只是思想交流的工具,除却这些,语言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思想没有任何共鸣的人,说再多的语言都是百搭。
这一天,佐助结婚了,重吾远去他乡,只留下我和他——该死的河童在科研所。
【水月】
“我说香燐啊,你心里会不会很难过?”
【香燐】
“难过什么?”
【水月】
“佐助结婚了啊。”
明明心里已经无比烦闷,那家伙却仍旧喋喋不休。
“佐助已经结婚了,你就放弃吧……你看你……”
“吵死了!成天唧唧歪歪,烦不烦!”
嘭——
【水月】
“你这死女人……”
那个身体由水组成的男人,脑子却比石头还要木讷,丝毫没有水该有的灵活。
     一点都不懂得变通,总是在一些重要场合说出说出令人极其不舒服的话。
丝毫不考虑听者的感受,简直就是个完全没有开窍的超级笨蛋,这家伙难道不知道女人应该哄的么?
【水月】
“明明已经难过到了这种地步,还是在强撑着……”
【水月】
“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女人。 ”
【香燐】
“闭嘴。”

     刚才又把他的头打爆了——庆幸他的特殊体质同时又恨他习以为常的样子,觉得解气的同时更多的却是失落。

     难得地没有与他争辩,看着他戏谑调侃的笑转变成疑惑不安。
他的手甚至小心探过来覆上了我的额头,似是想要确定我的反常是否是由于病痛而引起。
【水月】
“你这是……烧糊涂了?”
【水月】
“……”
【水月】
“你怎么哭了?”
  【水月】
“我说错话了?”
【香燐】
“混蛋……”
出人意料的是,这一次,他没有与我争锋相对,反而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灼灼的视线让我变得不知所措。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日常的争吵也变得令人难为情,就连直视他的脸也变得异常困难。
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但是偏偏那个笨蛋还是在一如既往地试图激怒我,试图延续无休无止的争吵。
【水月】
“喂!你这……好吧,好吧……”
他挠着头,很是为难的样子。
这家伙终于知道为难的滋味了啊,我有些恨恨地想着。
【水月】
“呃……”
【水月】
“丑……咳,不是,那个……香……”
【水月】
“……香燐。”
他靠的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他半蹲在我身侧,无奈而困惑地看着我。
【水月】
“那个……”
我摘下眼镜,视线一片模糊,世界在我眼中就是模糊的色块,他又靠近了些,似乎在思考该如何安慰我……
【水月】
“喂,装可怜这招在我这里可没用啊。”
【水月】
“……啧。”
【水月】
“好了好了,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啊?”
他盘旋在头顶上方许久的手终于还是落了下来,那一刻,我心脏的跳动在那一刻达到了奇点。
他身上古怪的气息在这一刻忽然让人心慌意乱起来。
可是,那个该死的笨蛋,迟钝的家伙却还是无从察觉,依旧用别扭到了极点的话粗声安慰着我。
【水月】
“你怎么哭的越厉害了?”
【香燐】
“……”
【水月】
“……是,是我错了,别哭了,嗯?”
面红耳赤的感觉更甚,推了推眼镜,将小心翼翼的心思掩饰在又一次的拳脚相向中。
真是……笨蛋。
end

评论(5)

热度(20)

© 大江东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