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伏黛】段子搬运


1.老男人和卖花的小女孩

高大的男人被小女孩拽住了。
风呼呼地穿过小巷,混杂着古怪的气息。小女孩脸色苍白,大眼睛配上瘦小的脸显得格外楚楚动人,肥美的麻花辫漆黑如墨,眉眼已经能窥见些许风情,抛开孩子有些脏兮兮的小脸,被冻到皲裂的嘴唇来看,是个十足的美人坯子。
小女孩穿的十分单薄,挎着比她还要大一倍的篮子已经十分艰难,但她却还是不依不饶。
“先生,买一束花,好不好?”
可惜黑魔王从来不懂得什么是怜香惜玉。男人,女人,在他眼中都是一样的——不过是卑贱的麻瓜罢了,又有什么区别呢。
“走开。”黑斗篷下的魔王的忍耐已经快到极限了。
“你真的不买花吗?”她依旧抓着他的袍角不放,如同抓住救命稻草般。“您喜欢什么花?紫罗兰?还是勿忘我?或者——死玫瑰?”
他不耐烦地皱起眉。他现在没有多少魔力,也不想惹太多的麻烦,于是拽住小女孩,按住她稚嫩的双肩,露出自己在黑斗篷下的面容,做出狰狞的表情——这样应该就可以打发掉这该死的小鬼了吧。
他那因受魂器影响而变成恶鬼般的面容吓坏了不少肤浅的麻瓜,在有些时候也给他带来了不少的便利。
但出乎意料的是,小女孩却没有丝毫畏惧,只是露出好奇欣喜的表情,先是摸了摸他的鼻子,看着他扁平的蛇脸露出类似于恼怒的表情,却还是没有丝毫退缩。
她踮起脚尖,用小手摸了摸他寸草不生的头。
“原来是个大和尚。”小姑娘吸了吸鼻子,笑了。

2.

——两个人原本是一条心的,但都多生了枝叶 ,反弄成两个心了。

“出家人是不打诳语的,你这是打算食言么?”她试探地望着这突兀闯入,却早已熟知已久的异国男子,只觉身处梦中。
神亘处的香断了,变成洁白的灰,随风消融在破败的贡台处。荒寂的野寺竟有荧荧磷火。
这时候在她面前漂浮着的荧光字母慢慢扭曲,如同那随风消散的灰般四散开来,复又聚集,逐渐转化为她所熟知的文字。于是,这两种光芒在她虹膜处所呈现的影像更加凄迷了。

我可不是什么出家人。

她绞紧丝帕,眼中竟有了盈盈泪光:“你可不是出家人么?从化外来,归化外去,人间繁华终是留不住你。”
这一次文字显示的很慢,很慢,像是在做一个极其艰难的决定,显示出的文字也显得暗淡无光。

我本就不属于这里。

他隔着古怪的文字与她对望,像是有无形的墙将他俩深深阻隔开,想要靠近,但每一次靠近都会带来痛楚。
此处何处?花柳温柔地,富贵温柔乡。他来自何处,自然该回到何处。
再多的挽留哀求只是多余,他们彼此都很清楚这一点。

黛,我很抱歉。

斯莱特林最擅长克制住想要给她一个拥抱的冲动,依旧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微笑可以伪装,情绪可以伪装,他素来喜欢伪装自己,如同蛇用与环境相似的鳞片伪装自己,从而捕获猎物。但不同的是,虚假的面具已经悄然破开了一条裂缝,逐渐有扩散的趋向,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
他的挥舞了一下魔杖,手指在微微颤抖,魔王为这多余的情绪而感到懊恼,他再一次感受到了久违的钝痛感——来自于心脏的钝痛感,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来得强烈。
身体变得透明了,黑色的袍子破碎成分子状的雾,他的轮廓在雾中变得朦胧,逐渐隐去了,像是不曾来过般的孤魂。
这一缕从黑夜中来的孤魂,终究还是回去了,却也将她的情也悉数带去了。
风穿过破败的庙宇,呼呼作响,女子原本瘦削的身形显得更加单薄,风挽起她的发,东方女子的发在与瓦隙漏进的月光中与黑夜融合纠缠,像是无可奈何的挽留。
她的语调低了下去,像是呓语般。
“可是,你曾经说过,会一直在的。”

评论

热度(42)

  1. 子持年华灬大江东去 转载了此文字
© 大江东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