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卡樱】幻境

part 1
佐助君离开的那天,我又一次在老师面前哭得声嘶力竭。
他离开时,在我身后轻声说。
对不起。
他的声音那么温柔,他是第一次对我那么温柔。
但我的泪却止不住地流。
他是在诀别,在对着曾今的第七班诀别。他的温柔,没有一份是给我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只能卑微地请求他留下。
但是......
“樱。”
耳朵开始因为痛哭缺氧而发出尖锐的噪鸣声,我大口喘息着,妄图用缺氧带来的麻痹感消退我的慌乱与害怕。
后颈吃痛,他冰冷的皮肤贴在我的后颈,没有一点犹豫,力度也把握得恰到好处,没有一点温柔的意味。
意识的最后一刻,是他孤寂的背影,他的背影染上了不符合年龄的抑郁。
忽然发现,我从来都没有了解过这个人。
我以为对他而言,我至少是有些特别的。
原来撕心裂肺也不过如此。从胸腔里,有什么像潮汐时的海水般,一寸寸地蔓延,潮退时又带来更加剧烈的撕痛感。
樱,对不起。
他的身影渐渐模糊。
嘀嗒,嘀嗒。
我陷入了一片黑暗。
当我再一次看到自己的样子,我意识到我全身都是血。发梢上,脸颊上,除了眼睛,我全身上下都有血迹。
衣服浸透了鲜血,变得格外厚重,抬手也变的吃力。
“樱。”
不远处,全身是血的佐助君,身体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咒印。红黑相间,渗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樱。”他蹒跚着,左手按着右臂上的伤口。缓缓露出可怕的笑容。“樱......你怎么会理解我的痛苦......”
他的笑声像极了大蛇丸。
“这样的我,身在地狱的我,”他覆上眼,似乎在压抑着社么。“你又怎么明白我的痛苦。”
不要这样说,佐助君。
“樱......”他的咒印又深了几分,他朝我走过来。
“不要过来。”
“樱......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但是,你又了解我多少呢?”
他压抑地笑。
我害怕。
我害怕这样的佐助君。
我下意识地往相反方向跑,我想离开这里。
我讨厌这样无助的感觉。
黑暗,黑暗。
无论到那里都是黑暗。
无论逃到哪里,身后总是有佐助君带着诡异笑声的声音。
樱,别想逃。
原来到头来,我还是那个胆小的宽额樱。
总是逃避的胆小鬼。
谁来救救我。
part 2
“樱·,樱,醒醒。”
睁眼,阳光有些刺眼,过了好一会,我才看清楚把我从噩梦中唤醒的人。
“卡卡西.....老师?”
他微微点头,依然是一副“啊好困好困”的慵懒模样,揉了揉他乱糟糟的银发。
“嘛,你终于醒了。”
原本狂乱跳动的心,不知怎么就平静下来。
我忽然很想抱着老师大哭一场。
我的老师,旗木卡卡西。
永远可靠强大的上忍。
他的眉头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却温声问我怎么了。
细看下,我才发现他眉眼间尽是疲惫。
心头重重一跳。
“佐助他.....叛离了。”他淡淡说,听不出任何情绪。“从此,他是木叶的叛忍,与木叶再也无关。”
这样的卡卡西老师,好陌生。
比起佐助君的叛逃,我对卡卡西老师的反应更为心寒。
关于卡卡西老师的传言争先恐后地涌入脑海。
“你的老师曾今杀死了自己的同伴。”
“你的老师负责的小队通过率为零。”
“旗木卡卡西?曾今的杀人机器?他来带领下忍?开什么玩笑?”
他叹了口气,忽然揉了揉我的头发·。
”对不起,樱。都是老师的错。“
哎?
卡卡西老师静静地看着我,虽然他戴着面罩,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我还是感觉到了他的难过。但不知怎么,我却感觉心里有些闷痛,像堵了一团棉花似的。
呐,老师。
你知道吗?
以前一起出任务时,就算你笑着,却让我感觉不到温暖呢。
就算是发生再危机的事,虽然你在我身边,你也......不曾让我感到安心......
是不是佐助君的离开让你这么难过?
其实我也是呢......
那天,卡卡西老师陪了我很久。
我们什么也没聊,只是找了一个开阔的地方,静静地看了很久的云。
明明心里很难过,但和卡卡西老师在一起,那感觉会被冲淡很多。卡卡西老师身上有这样一种魔力,让人能轻松把所有不快压抑住。
卡卡西老师看上去好累。
他躺在树上,我坐在树下。
“老师....人总是会面对离别吗?”
我想起那晚,意识的最后一刻,是他孤寂的背影,他的背影染上了不符合年龄的抑郁。
我以为我可以留住他,我以为在他心里我至少是特别的。
宇智波佐助。
他离开后,我每晚都会梦都他。我也不知道到底喜欢他什么,就是很想很想一直在他身边,只是单纯仰望着他,享受着他的保护。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做着简单的任务,享受这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不去思考未来。
但是,这对他似乎是一种折磨。
这么多年的相伴,我以为可以让他远离黑暗。
但是,他还是走了。
是不是,成长就意味着分别。是不是与过去的一切人和事分别,才算成长?
他没有回答我,安静得像是在沉睡。
已经接近傍晚,云团遮住了太阳,浅灰色的云隙里有阳光泻流下,像金色的琴弦紧密地排列着。影影约约浮动着青黛般的暗影。
天光云影。
远处的村子是那么美。
我抬头,卡卡西老师正望着村子出神。
他的侧面很好看。
他跃下,正好站在我面前。不,准确来说,是离我只有几厘米。他似乎有些心不在焉,没有注意到我们的距离是如此暧昧。
“樱,这就是成长。“他与平时不相同,声音很温柔。让我想起佐助君离开时的那句话,也是这样隐忍与无奈。
“人的成熟,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贴的很近。
但是,我很想留住这样的卡卡西老师,我甚至有些迷恋这样的温柔。
他说了什么,我没听清。只记得他有些凌乱的银发·,弯弯的,像新月般的眼睛,以及手掌附在额头上的,安心的感觉。
第一次感觉卡卡西老师离我这么近。
不只是距离,还有心。
part 3
卡卡西老师。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个男人的名字经常从我口中冒出。
从开始的敬畏变成了再平常不过的称谓。
那个强大的,离我似乎隔着万水千山的男人忽然变得和蔼可亲——至少现在是这样的。
从来都没有认真直视过那个男人,现在却发现,这个男人平淡无趣,就像我的父亲一样迂腐可笑。
我知道对于自己曾经的老师做出这样的评价很不礼貌,但是,我是真的这么觉得。
很久很久以前,我一直都在渴望追上那个男人前进的步伐,等到年龄的增长,却发现曾经的神走下神坛后……是那么的脆弱,那么需要人照顾。
我渴望长大,因为长大就可以挽回所失去的东西。
可是,为什么在挽回的同时却失去了更多的东西?
鸣人外出游练,我拜了五代目为师。日子自从佐助君走后就像失去了什么似的,空荡荡的。
他叫我,春野。
不再是从前的,樱。
他看着我永远是用看孩子似的眼神,充满了长者的关怀。
我以为随着年龄增长可以离他更近些,可是为什么他却对我越来越疏离?
他是个好老师。
可是……
我希望他不是个好老师。
他现在就坐在我的旁边,却挪开了些许位置。
我忍不住抱怨:“卡卡西老师,你为什么对我这么疏离?我做错什么了吗?”
他一怔,新月的弧度又勾了起来:“不,只是因为樱长大了,老师是男人,该保持些距离才妥当。”
空缺忽然被注入了彩色的颜料,从前灰色麻木的生活忽然变得不值一提。
卡卡西老师越来越忙了,经常去接一些S级的任务,仔细算算,自从那一次没头脑的对话后,几乎很久没有见到他了。
多久呢?大概是半年了吧?
在这期间,纲手师傅也开始对我进行了特别训练。
——怪力,医疗忍术,她毫无保留地教授给了我。
她是个强大,睿智,果断的女性,是所有女忍者的偶像。
纲手师傅明明可以挑资质更好的人指导,可是她却挑中了我。
我还记得初见她时的惊艳。
那个大人,名震忍界的纲手大人,悠闲地坐在火影椅上,不怒自威。
她看见我,忽然露出有些奇怪的表情,波光流转,带着些许……暧昧?
“你就是春野樱?卡卡西带的学生?”她状似漫不经心地斜睨了我一眼,眼角带着成熟女性特有的韵味。
“是的。”
她不知道想起什么似的,嘴角弯起:“那行,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师傅了,要努力呢。”
“是,师傅。”我听到自己这么说,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因为激动,因为狂喜。
这样,就能离他们再近一些了吧?
我不愿一直看着他们的背影。
尤其是那个男人。
那个被称作杀人机器的男人,那个貌似慵懒却可靠妥帖的男人。
我不想离他越来越远。
他有那么多的秘密,我却对他一无所知。
他把所有的故事都隐藏在面具下,隐藏在心里,腐烂,然后积淀成让人无法靠近的疏离,把他与我隔离起来,无法靠近。
可是,或许是他偶然流露出的孤寂吸引了我,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要接近他,了解他。
我的老师,旗木卡卡西,特别上忍,木叶拷贝忍者。
除此之外,我对他一无所知。
我狠狠运气查克拉,发泄烦闷似的狠狠砸向地面。
“轰——”
烟尘弥漫,眼前全是灰黄的尘土。
我回头冲师傅一笑,师傅满意地点头。
忽然,烟尘深处有着一道人影向我走来。
“纲手大人。”
阔别多时的声音,终于再次听到。
恍如梦境。
似乎,有更加浓的狂喜将我填满。同时,还有些许埋怨,不安也一并涌了进来。
这么久没见,忽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是该向从前一样自然地叫他老师呢?还是叫他卡卡西上忍。按道理来说,我已经不是他的学生了,所以称呼他卡卡西也是可以的吧?可是会不会太过于不礼貌了?他会不会觉得我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
他的轮廓一点点变清晰,他终于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原本平静的心开始剧烈跳动。
他还是那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身上还有着些许伤口——刚做完任务回来了呢。
他在离我几步之遥的地方停下,向师傅行礼:“我们回来了。”
复又看了我一眼:“啊,是春野啊。”
春野。
我想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很难看:“哈哈,是卡卡西老师啊,消失了这么久还以为你出什么事呢。您有事找师傅?那我就先走了。”
我一定是疯了。
我想我说这话时的样子一定很蠢。
我逃一般远离了他。
我害怕再慢些,就会忍不住在他面前失态。
他一句话就瓦解了我的故作坚强,他一句话就让我溃不成军。
不能让他看到我这样脆弱的样子。
春野?所以我们已经变成陌生人了吗?
卡卡西老师。
糟透了。
这一切都糟透了。
卡卡西老师这个混蛋。
若是从前还会维持着礼貌与客气,而现在……
这已经是很明显的讨厌了吧?
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
不对,我为什么会想这么多,这不是我。
“春野。”
身后有人叫住我。
是他。
我深吸一口气,转过身面对他,挤出微笑来:“卡卡西上忍,有什么事吗?”
他眼神一黯,又恢复成冷淡而又疏离的模样:“纲手大人是个很好的人,跟着她你能学到很多东西的。”
他瘦了好多,眼中的疲惫更深了。
只是半年不见,就憔悴了那么多,真是不懂爱惜自己的笨蛋。
还是说,吃了太多的苦了吗?那卡卡西老师,你这半年来是怎样度过的呢?
我深吸一口气,抑制住自己内心涌动的心疼,焦灼,貌似平静地回答:“纲手师傅却是是很厉害,谢谢卡卡西上忍的关心。”
他已经把我当成陌生人了,所以这样的关心是多余的。
“啊,应该的。”
他敷衍地回应。
气氛很僵。
就在我准备离开时,忽然听到他低声说了一句什么。
可是我听不清,也不愿意去深究。
part 4
之与我刻意避开与他任务,刻意绕远路。
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他。
我一有时间就去找纲手师傅训练,因为一旦全身心投入,就会忘记掉那些不愉快的事。
“查克拉再细腻些。”
师傅悠闲地喝着茶。
“是。”
师傅真的是个美人呢,应该有很多人喜欢的吧?卡卡西老师……也是喜欢这样的类型吧?
可他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又关我什么事?嘁。
“樱!专心点。”师傅很不悦。
“啊,是。”
她忽然问:“你和卡卡西君发生什么矛盾了吗?”
就连师傅都看出来了吗?
“卡卡西君他,其实很在乎你呢。”那个强大睿智的女性抿了一口茶,含笑看着我。
“是吗?”我自嘲地笑,复又有些失落。
记得他说过,因为我长大了,不得不与我拉开距离。
也对,单身的男老师与女学生走得太近确实不妥。
可是他这距离也拉得太远了吧?
他果然是讨厌我的。
我这是怎么了?
怎么会变得这么多愁善感?
师傅的笑容变得不可琢磨,还有着一丝狡黠。
“卡卡西君这次伤得很严重呢,你作为他的学生不去看看?”

part 5
还是放心不下他。
结果还是来了。
虽然被他所讨厌,但是毕竟曾经是师生关系,探望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医院中的医疗忍者几乎都是不熟悉的人,却意外的很亲切。
“卡卡西……大概是在21号床吧。”
病房大概是回廊尽头,消毒水味道铺面而来,干净得过分。带着机械般无情的冰冷。
光洁的大理石地板映出我的身影,我望着地上的虚影,分不清现实与幻境。
偶尔还能听到病患痛苦的呻吟,夹杂着医疗器具碰撞所发出的声音,原本寂静的医院变得嘈杂不堪,却是那种在挣扎,在悲鸣的嘈杂。
这条回廊忽然变得那么长。
还是回去吧。
或许他不想见到我呢?
无数个念头在我脑内反复演变,产生,几乎使我快要崩溃。
只要见到那个人一面就好。
对。
有谁在我心头一敲,否决掉我内心所有因他而生的恐惧。
想见他。
无论他是否讨厌我,只要见到他就行了。
嘈杂褪去,眼前忽然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不得不说,那个房间采光真的很好,那阳光柔柔的,透过灰色布帘透入,笼上温暖的色泽。
他似乎还在休息呢,闭着眼睛,眉头深皱。
虽然瘦了些,不过,还是我所熟悉的卡卡西老师。
我终于有勇气再次面对这个人。
再一次与他离得那么近。
他脑袋柔顺地低垂着,白被把他的脸遮住。只露出那双眼睛,有着新月弧度的眼睛。
他会不会在下一秒睁开如同松烟墨晕开的黑眸,像从前一般对我露出笑容?还是……又一次将我从你的世界里推开?
鬼使神差地,我伸出了手,覆上他的眼睛。
睫毛如同蝴蝶,在我的掌心安静地驻留。
他呼吸很均匀。
请不要醒过来啊,卡卡西老师。我想,再多和卡卡西老师待一会,哪怕只是片刻……
那困扰我多时的疑问,在这一刻忽然得到了解答。
喜欢。
我想,我是喜欢卡卡西老师的。
不同于对佐助君的迷恋的喜欢。

end

评论

热度(32)

© 大江东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