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吴光

【剧本】简短的橙光游戏剧本

一直在遗忘,一直在寻找。
欢颜已经不记得她到底在寻找着谁,只是内心一直有着一个微小的声音,在说——
一定要找到他哦。
找到那个将她封印的男人吗?
她或许是沉睡了太久,所以已经有些记不清了。
迷迷糊糊的,她顺应着那熟悉的味道醒来,见到一脸错愕的黑发女子。
她忽然觉得有趣,于是觉决定随着她下山。
她随着她,离开她沉睡已久的地方,穿过街道,在苍白的月色下,看着推开那扇门。
欢颜忽然有种眩晕了的感觉,因为她又看到那个男人。她也忽然明白对这个少女的熟悉感从何而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那个男人对着她笑了,但那抹笑如同蜻蜓掠过水面般,只是有些许涟漪,很快就消失不见。
她的主人叫长琴,是个很有意思的家伙。
她常常在长琴睡着后偷偷跑出去看直纪,因为是灵魂体,旁人没办法看到,所以她肆无忌惮地偷看他。
直纪是族长,所以每天要处理很多公务,一直要批阅文件到深夜,然后支着脑袋小憩。
灯芯快燃尽了,火光更加晦暗。
她凑过去看着他,鬼使神差地,她想要抚平他深皱的眉头,可是,却迟疑着,不敢有所行动。
只是这样看着他就好了。
她只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变得不像自己了。
他忽然动了动。
【漩涡直纪】
是你吗?
她只觉得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慌乱想要躲藏,忽然意识到自己是灵魂体,他看不到的。
可是,他说这句话分明是知道她是谁了吧?
还是说,他只是在说梦话?
漩涡直纪咕哝几声后,不再有所反应。
【欢颜】
果然是梦话呢。
却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却涌现出更深的失落感。
他可能,早就不记得他了吧。
她失魂落魄地逃走了。
全然没有注意到,那人慢慢睁开眼睛,露出复杂的神色。

他又怎么会不认识她呢?
窗外的霞樱开得正好,苍白如雪,沉静温和。
记得初见她,樱花也是开得这么好。
他那年十五岁,在后山,遇到了刚刚醒过来的她。
【欢颜】
与妾身签订契约吧。怎么样?
他本能地拒绝,谁知她脸一沉。
【欢颜】
就决定是汝了,汝的力量很合妾身胃口,不许汝拒绝。
明明是有求于人,却还这么理直气壮,直纪忍不住笑了。
【欢颜】
汝笑什么?
【漩涡直纪】
(忍笑)没,没什么。
【欢颜】
你这是看不起妾身吗?妾身可厉害了!
她摆出凶神恶煞的模样。
【漩涡直纪】
不敢,不敢,怎么会看不起大人您呢?
【欢颜】
(满意点头)嗯,很好,汝,留下来陪妾身玩。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答应了梦寐。
传说梦寐为凶兽,以人力量为食,(,这个叫欢颜梦寐却是那么纯真,甚至还有些孩子气,完全就是一个需要人照顾的孩子。
少年脾性相投,他们很快就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欢颜】
哎?
欢颜忽然停住脚步。
他气喘吁吁地追上她。
【漩涡直纪】
怎么了?
【欢颜】
你看,居然有白色的樱花!
【漩涡直纪】
啊,没想到已经到了霞樱开放的日子了啊。
栗褐色光滑的树皮,衬着纯白的樱花,如同初春未融的积雪。
他折下一枝递给她。
【漩涡直纪】
真是好难得,这么多年来头一次见到这么颜色这么纯正的白霞樱呢。
【欢颜】
好漂亮……
【漩涡直纪】
据说原来霞樱是没有白色的。战国时代,一个女子的丈夫远赴边疆,战死沙场。那个女子不愿意相信丈夫已经死了,于是就一直痴痴地等待。

【漩涡直纪】
直到她死了,她还是没有等来那个人。人们把她埋在了她家门口的樱花树下,结果第二天,人们惊奇地发现……

【欢颜】
发现她活过来了?

【漩涡直纪】
人们发现,那原本粉色的樱花,全都褪去了颜色,变得苍白如雪。

是怎样深的思念才能使樱花褪色呢?

【欢颜】
……是她太傻了。

【漩涡直纪】
哎?

【欢颜】
如果是妾身的话,无论如何,妾身都会去找他,去和他在一起。

她忽然抱住他。
【欢颜】
你会一直和妾身在一起的,对吧?
他怔住,不过还是缓缓回抱住她。
【漩涡直纪】
嗯,会一直在一起的。
可是……
无意间,不知是谁撞破了他的秘密。
流言四起。
终于,还是被发现了。

【漩涡族人】
直纪!她是梦寐!是诱惑人心的妖怪!你还要包庇到几时?醒醒吧!
族人围住了他们,在他们的围攻下,欢颜已经伤痕累累。
而直纪,倔强地护着她,不愿反抗,也不愿离开。
身上的伤竟比欢颜的还要多。
【欢颜】
直纪……
【漩涡直纪】
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漩涡族人】
直纪!你清醒些!看清楚了!她是妖怪啊!她和那些肮脏的,罪恶的妖怪,杀人如麻的妖怪没有什么区别啊!

【漩涡直纪】
不,欢颜她不是。
【漩涡族人】
直纪,你可是族长最为器重的人,怎么能够为了这样的妖物放弃自己的前途?

【漩涡族人】
这么多年来,我们漩涡一族被当做封印妖怪的容器,为此付出了多少代价!你却要维护一只妖怪?

是啊,她始终是梦寐,不是人。

所以,他的族人是无法容忍她的存在的。

可他还是不为所动,反而将她护在怀里,倔强而又不屈。
【漩涡族人】
直纪!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看看你在做什么?快让开,再不让开就别怪我们无情了!

嗖——

【欢颜】
直纪!

就在他以为会伤到他时,怀里的欢颜忽然挣脱他的怀抱——

挡在他面前。

苦无穿透了她的身体。

那是专门为了对付她的苦无,上面刻满了咒印。

咒印顺着伤口逐渐布满了她的全身,撕扯着她的灵魂,吞噬着她的生命力。
【欢颜】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嘴角有鲜血流出。梦寐的血,居然也是和人类一样鲜红。她的笑是那么的明媚刺眼。
【漩涡直纪】
欢颜?欢颜!
他抱住她,急切呼唤。
【欢颜】
直纪……
【漩涡直纪】
可恶!

【欢颜】
哈,我只是想和直纪在一起而已。

【漩涡族人】
少摆出那副可怜的样子!我们是不会上当的!

【欢颜】
哈……哈哈哈……哈哈!

她猛然放声大笑,是那么的凄厉,如同啼血的杜鹃。

【欢颜】
直纪……

她的身体逐渐开始淡去。

【漩涡直纪】
欢颜!不!不是签订契约你就可以得到我的力量吗?

都拿去!所有一切都拿去!只要她活着!

他咬破中指,似癫似狂。

他一遍遍结印,试图唤醒他濒死的爱人。

【漩涡直纪】
欢颜!我求你醒过来!

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那人的身形越来越淡……

他目光呆滞,忽然,对着神色复杂的诸人跪了下去。
【漩涡直纪】
求你们救她。
【漩涡族人】
你这又是何苦?
他咬牙缄默。
【漩涡直纪】
求你们,救她。
【漩涡族人】
……直纪……唉……

在他的坚持下,他们终于松口,愿意留她一命。

条件是,他从此之后再不能与她相见。
她被封印了。
而他在不久之后,接任了漩涡一族的族长职位。
他与她就像磁极相同的磁铁,想要靠近,却在电荷的斥力下无法靠近。
他住处有好几棵樱花树,奇怪的是,每年开出来的花,都是纯净的白。
就像永久不化的雪。

评论(3)

热度(1)

© 月影吴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