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吴光取消

【鸣佐】乱七八糟的手打搬运

01
“宇智波老师,学生资料已经核对过了,都放在这里了。”
宇智波佐助对着疲惫的同伴漠然点头致意。
“辛苦了,今天就这样吧。”
同伴轻轻关上门走了出去,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他一人,空旷寂静。
他打开手机,点开了那条让他心神不宁的短信。
短信来自一个陌生的号码,没有任何备注。但他知道那个人是谁。
那个人发来的短信上只是简单地写着:佐助,我回来了。

02
宇智波佐助家中,蓝眸金发的青年端坐在他对面,与他对视。
几年不见,那个人长得更高了。
他看着眼前眉眼深邃的青年,有些恍惚。
几年前,他还比自己矮一截,头发毛茸茸的,海蓝色的眼睛纯真又无辜,还带着刚刚步入社会的稚气。
那时的佐助是刚刚离开象牙塔的学子,贫穷潦倒,除了梦想便一无所有。
年少轻狂,不知天高地厚,吃了不少的苦,但是有那人在身边,一切困难似乎都变得微不足道。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鸣人被迫继承家业,远去中东后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看着眼前的人,他忍住内心逐渐发酵的感情,千言万语在舌畔滚动几次,慢慢化作平淡的回答。
“回来就好。”
“佐助你真是冷淡啊,”青年动作熟练地开了瓶啤酒,语气一如当年那个冲动的少年。“在中东这几年我可是,很想你的。”
虽然知道青年是在开玩笑,但是佐助的心还是漏跳了几拍。
“哼。”
“真的。”

03
他加了几块冰进去,递到鸣人面前。
漂浮在琥珀色液体里的冰块浸了酒,染上了玲珑的色泽,在橘色灯光下变得暧昧不清。
青年喋喋不休地向他抱怨中东环境有多恶劣,饮食有多么糟糕,佐助面无表情地听着,并不发表看法。
空酒瓶越来越多,鸣人开始左摇右晃,说话变得含糊不清。
“有一次……我们的住所受到袭击,我被恐怖分子砍了一刀,喏,佐助你看这儿,”他掀起衬衫,露出结实的腰身,腰身上那狰狞的伤口盘曲在他腹部,一直向上蜿蜒。“那刀子顺着我的胸膛划到腹腔,再深点就要被开膛破腹了。”
他心中一窒,心细细密密地疼。
“……你喝多了。”他准备去扶他,却忽然被按倒在地。
“佐助。”
那人的气息离他很近,他只觉得熟悉又陌生,不由得挣扎着想起来,却被那人以更暧昧的姿势压住。
“喂!吊车尾,你先让我起来……”
鸣人忽然凑了过来,将头贴在他的心口,就像是依偎在他胸膛上一样。
熟悉而陌生的热度贴上他,令他反抗的动作僵住。
“佐助。”他的带着醉意的脸上满是幸福。“我要结婚了。”
结婚。佐助张了张口,却觉得滞涩无比,连说出一个音节都是那么的困难。
和谁?
“恭喜……”
“……”鸣人不知说了什么,他的声音越来越低,似乎睡着了。
佐助静默片刻,将他扶上了床。
他从床头拿出烟,走到阳台上。
夜深人静,群星黯然。
点燃了烟,苦涩的味道从鼻腔漫开,到了肺部变成了灼热难耐的痛楚。
他捂着胸口,压抑着的咳嗽声越来越大,到最后竟变成了干呕。
所幸,我没有自作多情。
所幸,我还没有喜欢你太深。

04
鸣人说了什么呢?
他说:“所以,我们私奔吧。”

评论

热度(16)

© 月影吴光取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