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贺寿】麟阁画丹青 『下』

昨天没写完于是分上、下来写,今天终于把陛下平台赐诗的剧情写完了,感谢某位小可爱的催更,赞美我自己(◦˙▽˙◦)。
恭惟皇帝陛下万寿圣节,臣等诚欢诚忭,敬祝万万寿岁。
——————————————————————————

04

风过树梢,腊月里海棠开得最盛,绯红似火,安静而热烈地盛开着。偶尔只能见到枯叶打着旋远去,除此外四下无声。

京城可不比南方,若是寻常在忠州也不过是裹件大衣,在这里却恨不得将被褥一股气全裹在身上,一丝缝都不留下。南方来的人,最受不住的就是北方的严寒。

炉子都点了好几个了,用的是上好的雪碳,屋子里烤得暖烘烘的,但翼明还是觉得冷。

秦翼明拨弄了半天,把能换的衣服都折腾了个遍...

【贺寿】麟阁画丹青 『上』

贺寿文w秦太保生日快乐,陛下生日快乐。

太保的生日居然是2月8号wwwww

为了赶在最后10分钟发布,结尾有点草率,还请见谅。

实际上没写完,还想写平台赐诗的细节的但是时间来不及了(*꒦ິ⌓꒦ີ)
————————————————————————————-——

01

正月辛巳朔,京师大风,霾昼晦。

大雾白压压盖住了世间万物,放眼望去皆是灰色,天地连成灰色的一片,枯柳藏在雾里,像是一道瘦弱的鬼影,无端增添了些许诡异。在多雾的天气看不见太阳,分不清昼夜,简直和瞎子没有什么区别。

哪怕只是他未满五岁的儿子也知道这种天气不宜打仗,但偏偏鞑子不知好歹,疯了似的一个劲猛撞,不知折损了他多少精兵...

【李杜】偷得浮生半日闲

黑历史搬运……之前因为一些原因删掉了……段子,ooc,慎!

——————————————————————————————

杜甫发了一会愣,惊醒过来时才发现,宣纸上被晕开了一大片墨迹,这诗便这么毁了。


他懊恼地一拍脑袋。


那首诗,是李白写个他的。


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


那铺陈潦草的字迹已经被墨晕染得辨别不出,只有那句诗还可以辨认得出,这诗笔力丰腴,倒显得格外显眼。


他也会想他吗?


他苦笑着摇头,想将这张废掉的,污损的纸扔掉。踌躇半响,但却还是——下不去手。

这人,总是喜欢些一些让人误会的话。


思君若汶水。


他是谪仙,他是明月,他所有的愁绪,所有的思念都付给了酒水桃花...

【段子】杜如晦相关


1.太宗吃瓜

传说鬼魂只要七日内不前往阴间就会魂飞魄散,永世不能投胎,但自从我死后,日子倒发过得更滋润了些,因为有人供着养着我,就算是在人间吃白食也能活得很滋润。

也不知道是到了那一年,供奉我的香火忽然变少了——香火分两种,一种是供奉在凌烟阁里的,而一种是来自家里的。来自家里的一般比凌烟阁的还要真挚,尝起来味道也更好。不知怎么地,我尝到的来自家里的供奉日渐稀少,直到后来只能吃凌烟阁里干巴巴的香灰。

我决定亲自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在凌烟阁吃到的香火最多,所以我是在那里苏醒的,周围全是巨大的壁画,壁画上绘制着我所熟悉的同僚们的模样,有些还是少年,有些却已经是垂垂老矣,我从壁画前穿过,...

【张万】灰

自懵懂幼童时,他便被作为一国之君培养。

十岁天子,就这么早早成了天子,身后是暗流涌动的朝廷。

梳洗完毕,他被母妃拉着去拜见他的先生。

皇家的孩子总是能比常人更能体会到人心的险恶,孩童的他已经懂得如何约束自己,如何藏起自己的任性与欲望。他喜欢玩,但若是放纵了,代价便是母亲的斥责和宫中不动声色的流言蜚语,那些流言蜚语就像刀子,随时悬在他的头上,令他逐渐变得沉默寡言。

而他的先生,当今首辅,是先帝倚重之臣,在朝在野都有极高的声望,为百官表率,那日高拱曾道:“十岁天子如何能治天下?”是他维护了皇家的尊严,有这样的忠臣教导,自然令人放心。

那日,母妃将唤他过来,少见地,她竟脸颊泛红:“这是首辅...

【李杜】犬化段子


拖欠了很久的百粉点梗,感谢 @司马徽 (应该没@错吧……)的脑洞~
犬化,有病,段子,严重ooc,慎。
好像和兽人没有关系?

01

     杜十姨是一条小土狗,土黄色,性子温吞。李青莲是一条哈士奇,黑白相间酷似熊猫,精力旺盛到让人没辙。

     他们的主人叫大唐,是个有点粗糙的女汉子,朋友一大堆,性格比男孩子还要豪爽。

      明明是性格迥异的两只汪,但相处起来却偏偏意外的和谐。李青莲看似大大咧咧,实际上却是心细如发,总是很妥帖地照顾好杜十姨,经常把流食...

© 大江东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