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吴光取消

【乐夏】月夜

  一雅致别间内,夏夷则与武灼衣对饮。

     两人身着简单灰色便服,却掩饰不住贵气。武灼衣倜傥不羁,夏夷则沉稳内敛,神态潇洒。

     “不知武兄叫我来此作甚?”夏夷则斟酒,浅尝一口。

     “见殿下心事重重,特备了些许酒菜歌舞为殿下解忧。”武灼衣轻摇折扇。“这品月楼可是帝都中最负盛名的忘忧之地,有诸国最上乘的名厨名酒,若要求得一桌酒菜,非要耗上数日才能预约,殿下可勿拂了灼衣的心意。”    

 ...

© 月影吴光取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