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贺寿】麟阁画丹青 『下』

昨天没写完于是分上、下来写,今天终于把陛下平台赐诗的剧情写完了,感谢某位小可爱的催更,赞美我自己(◦˙▽˙◦)。
恭惟皇帝陛下万寿圣节,臣等诚欢诚忭,敬祝万万寿岁。
——————————————————————————

04

风过树梢,腊月里海棠开得最盛,绯红似火,安静而热烈地盛开着。偶尔只能见到枯叶打着旋远去,除此外四下无声。

京城可不比南方,若是寻常在忠州也不过是裹件大衣,在这里却恨不得将被褥一股气全裹在身上,一丝缝都不留下。南方来的人,最受不住的就是北方的严寒。

炉子都点了好几个了,用的是上好的雪碳,屋子里烤得暖烘烘的,但翼明还是觉得冷。

秦翼明拨弄了半天,把能换的衣服都折腾了个遍...

【张万】灰

自懵懂幼童时,他便被作为一国之君培养。

十岁天子,就这么早早成了天子,身后是暗流涌动的朝廷。

梳洗完毕,他被母妃拉着去拜见他的先生。

皇家的孩子总是能比常人更能体会到人心的险恶,孩童的他已经懂得如何约束自己,如何藏起自己的任性与欲望。他喜欢玩,但若是放纵了,代价便是母亲的斥责和宫中不动声色的流言蜚语,那些流言蜚语就像刀子,随时悬在他的头上,令他逐渐变得沉默寡言。

而他的先生,当今首辅,是先帝倚重之臣,在朝在野都有极高的声望,为百官表率,那日高拱曾道:“十岁天子如何能治天下?”是他维护了皇家的尊严,有这样的忠臣教导,自然令人放心。

那日,母妃将唤他过来,少见地,她竟脸颊泛红:“这是首辅...

© 大江东去 | Powered by LOFTER